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9章:被偷走的初吻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9章被偷走的初吻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钱前回到宿舍,脱下衣服一看:真是太丢人了,不知道在后面拉自己的人看见多少。

再一看书包,气就不打一处来。那个可恶的二哥,上次好像华仔还说他老实憨厚。真不知道是华仔眼拙还是那个二哥太能装。

忽然想起那根草说在外面等,哼,就让他等吧。该死的家伙刚才居然说自己披头散发的和女疯子差不多。

钱前先是把换下来的短袖放进盆里用水浸泡。然后又慢条斯理的把书包的东西拿出来。想起那个书包带还被可恶的家伙摸了,脏死了。

自己当时肯定是神经线搭错了,才想到去拉他。

钱前一边听着音乐,一边不紧不慢的洗着衣服,早就把外面那根草忘记了。

洗好衣服,去阳台上晒衣服的时候才想起某人说的话。随意的往外看去。

天哪,那根草居然在靠围墙的地方等着。跨坐在车座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晾好衣服,钱前这才往外走去。要不是他好心骑车带自己回来,自己会被更多人笑话的。

和他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尤其是他刚帮忙的份上,自己要是让他一直等,显得自己也太小气了。

想好了,钱前便拿着书包往外走。

欧世轩等的都不耐烦了:该死的,换个衣服居然用一个小时。

正气的牙痒痒,看见某人姗姗来迟。

她居然还没有把头发扎起来。一阵微风吹来,她的长发飘起。居然成了一幅唯美的画面。

她上身穿了一件白色T恤,下身是米色短裤。整个人显得清清爽爽,让人看了感觉很舒服。

想不到书呆子一样的她居然这么好看,白皙的皮肤不施一点化妆,却是粉粉嫩嫩的。让人心动。

让他俗气的想到“清水出芙蓉”。忽然又很鄙视自己,自嘲般得冷笑一声。

“刚才谢谢你。”钱前一脸真诚的向他道谢。

“那你想怎么报答我?”

“什么?报答?拜托,你就做下雷锋好不好?亏我之前还以为你好心帮我。”钱前不满的嘟嘴说道。

欧世轩双眸紧锁,盯着她的粉唇。内心突然有点烦躁不安。

“上车,请我吃饭。”

“什么,你就带着我骑了这么短的一段路,就要我请吃饭。”

“书呆子,还真是小气。走吧,我的食量很小的。”

“那好,我请你吃饭,就扯平了。”钱前不忘记和他“讨价还价”。

“饿死了,赶紧上车。”欧世轩才不会傻乎乎的回答她。

坐在后面,钱前忽然觉得很奇怪,自己刚刚也是这样被他带过来的吗?为什么现在觉得心咚咚跳个不停。细细想想,他居然是第一个在自行车后面带自己的人呢?

“待会去哪个食堂吃呢?”钱前低声对着前面的影子说道。不管怎样他帮了自己,请吃饭也要表现出诚意。

前面的影子居然不回答。

“喂,你不是说要吃饭吗?”钱前耐心的又问一遍。

“你说呢?午饭有点晚,晚饭有点早。”欧世轩不紧不慢的回道。

钱前从包里翻出手机一看,下午三点半。却是不是吃饭的时间。那他带着自己去哪呢?该不会带到外面的饭店狠狠宰自己一顿吧。

钱前正犹豫这要怎么和他说明一下自己的经济实力,前面的影子冷不丁的发话了:“你刚才披头散发的是要去哪?怎么和二哥碰上的?他貌似从大一就喜欢你这个书呆子。”

“我去剪发,半路他就杀出来了。”钱前郁闷的回道。

“还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呀。他把你吃了?”欧世轩漫不经心的问道。

“乱讲。是我倒霉。不要提了,拜托,糗死了。”钱前可不想再提了。

“回答我,刚才你乱七八糟的是要去哪?”欧世轩是不知道答案不罢休。同时车速也一下快了不少。

钱前不知道他又抽啥疯呢?闷闷地回道:是去剪发。

前面的人一听,来了个急刹车。扭头问道:去哪剪?

钱前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明所以的反问:当然是去理发店了。

“废话。哪家?”欧世轩简直要疯了,和这个女生沟通有问题,有严重的问题。

“你问这干嘛?”钱前狐疑的问道。他该不会是要带自己去理发店吧。

钱前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车子又嗖的往前骑了。真是怪了?自行车在他那里简直就不是自行车。难不成他学过特技?

“你要带我去哪?我和你好像不是很熟。”钱前着急的说。

前面的影子居然一点回应也没有。等到车子停下来,钱前才注意到他居然带他来到理发一条街。

“到了,还不下车。”

钱前赶紧跳下来。真是搞不明白,这个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和猴一样。

“去哪家?”欧世轩又是催道。

“拜托,我以前是在学校门口的理发店,我哪知道去哪家呀。”钱前看了下四周。再说自己从来都是找女理发师理发的,这貌似都是男的。而且还有这根草,这也太奇怪了。

要是让他陪自己一起理发就更奇怪了。不行不行。赶忙说道:“我突然不想理发了,回学校吧。”

欧世轩快速锁上车子,拉着她就往前走,钱前这下慌了,他该不会随便找个人就给自己剪吧,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把头发养这么长的。

于是赖在原地硬是不走:“拜托,我的头发我自己想剪就剪。我们回去吧。”

欧世轩哪肯罢休,拉着她就进了自己常去的那家店。

欧世轩一进门,立刻就有人招呼。看来他时这里的常客。

“世轩,这回你想怎么剪,王师傅可是刚从美国学习新造型回来呢?一位美眉上来殷勤的问道。”

“我女朋友剪,说完还往前推钱前。”钱前简直无语了,这个该死的狗尾巴草在瞎说什么呀。

“小姐,这边请,我先给您洗头。世轩,那边有杂志,你先看看吧。”美眉还真是细心周到。

“不好意思,我不想理发。我先走了。”钱前转身就要离开。

欧世轩都要被折腾疯了,这个女生到底在想什么,这家店可是这出了名的。师傅个个都不错。虽然自己更偏爱王师傅的手艺。

奈何又不能在别人面前和她吵架,只好拉着她到一边沙发上坐下。

钱前也觉得自己让他难堪了,咬着唇不说话。忽然感觉温热的气息欺了上来:“到底怎么了?不是要理发吗?”欧世轩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问道。

钱前咬着唇,内心挣扎了很久,终于薄唇轻启:“我从来不找男理发师理发的。”

欧世轩还以为是什么理由,听她这么一说,不由的笑出声来:“不巧的是王师傅碰巧是女的。”

说完就拉钱前起来,径自拿过钱前的书包,转身一推,就把她交由洗头小妹。

钱前在宿舍已经洗了,所以只是让洗头小妹用冷水冲了一下。很快就出来了。

欧世轩正在和王师傅聊天,一抬头就看见钱前已经往这边走来。当下明白她有洁癖,难怪会披头散发的,肯定是之前在宿舍洗好头发了。

王师傅很是热情的招呼钱前。还一个劲的对着欧世轩夸她漂亮。钱前只觉得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热。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简单告诉王师傅只是修一下刘海,后面稍微剪一下就好。

欧世轩随手拿起一本杂志,不时的瞥向她。大概是因为热,她的脸上泛起一层粉晕。特别好看,就像水蜜桃。

钱前每次剪头发都很快,差不多半个小时就好。这次却剪了四十分钟还没有剪好。剪的都要点犯困了,不由的瞥向墙上的钟表。

王师傅似乎看出了她的不耐烦:“不要着急,刘海是门面,一定要剪的很仔细,再等会,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漂漂亮亮的发型。”

钱前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一理发就犯困。所以有点……

王师傅一听,不由的笑了,还是头一次听说理发会犯困的。

女孩子都爱漂亮。理发的时候总是和挑剔,即使长的不好看也希望借理发师的手把自己便漂亮。

这个女孩子还真是特别。也难怪,看她不化一点妆,清清纯纯的,都这么耐看,要是再着装时尚些,简直可以和那些明星媲美。

王师傅又仔细修剪了一番,这才笑着问道:赶紧照照镜子,看看喜不喜欢。

钱前抬头一看,自己都吓了一跳:镜子的是自己吗?仅是理个发就看起来精神很多。

微斜的刘海,恰好的弧度,刚好把眼睛露出来。侧身一看,后面的头发显得更有层次。

钱前很是满意这个新发型,微笑着向王师傅道谢。

正要往银台去交钱,忽然从镜子里瞥见了某人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像看怪物一样看自己。

钱前这才想起原来还是他带自己来这里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好像总司忘了他的存在。

尴尬的冲着他笑笑,迈开步子向银台走去。

“我已经交过钱了,剪的还满意吗?”欧世轩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好听的男声猛的响起。

钱前一听,不由的皱了皱眉,想到自己还要请他吃饭。盘算着请他吃好点,好还掉他的人情。这样才不至于和他这样奇怪的相处。自己长这么大可是从来没有花过男生一分钱。

可是又不能在这和他讨论这个,只好笑了笑:“那我们走吧。”临了不忘和王师傅说声再见。

只是钱前出了理发店,却不见那根草出来,只好站在一边等。

钱前平时都是理完发就直接回去洗一下的,要不然总觉得会有一些碎头发粘在身上特别不舒服。好在这清理的还算干净,而且理完之后又洗了一遍头发。要不然自己现在肯定没有心情去吃饭。

正在琢磨着要请他吃什么,旁边多了一个高大身影。

“你想要我请你吃什么?”钱前也不拐弯抹角,直奔主题。

“你想吃什么?”欧世轩漫不经心的看向四周,随口问道。

“是我请你,当然要选你喜欢吃的,我什么都行。”其实钱前最头疼吃饭了。每次到了饭点都不知道吃什么。

“那前面有家私房菜馆,我们去那吧。同意的话就上车。”

钱前当然是没的选择,赶紧跳上车。心里想着自己包里好像有五百块钱。他就是吃再好应该也够了吧。听英娜说他家好像很有钱,希望吃的不要太挑剔。要是吃鲍鱼自己还真是请不起。

一路上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各自想着心思。

车子终于在一家装修的很古典的店铺前停下。钱前一看,是家黔菜馆。环境还真是不错。

两个人以前以后进去,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服务员热情的走过来招呼。钱前直接把菜单递给他:“你想吃什么就点好了,这我是第一次来,也不知道什么好吃。”

“那你喜欢吃什么?有没有什么忌口的?”欧世轩一边看菜单一边问。

“没有,你点吧。”钱前不由的多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还挺细心的。

于是欧世轩做主点了三菜一汤。还特意叫了一杯玉米汁,说女孩子大都喜欢。

钱前心里暗想:他肯定是和很多女生交往过,要不然怎么知道女生都喜欢喝玉米汁。眼神里不由的多了几分讥诮。

两个人静坐着等菜,谁也不开口说话,气氛有点闷。

钱前实在不知道和他说什么,可是他今天帮了自己,怎么也不能让他吃一顿郁闷的晚餐吧。于是喝了一杯玉米汁,艰难的开口:“你经常来这里吃饭吗?”

欧世轩正在想理发店师傅的话:你女朋友是校花吧,长这么好看。不过是不是个性很强呀,她的头发又黑又硬,应该挺倔的。一时没有回神。

钱前冲着他晃了晃手。

欧世轩这才缓过神来:“你刚刚说什么?”

“好话不说二遍。”

菜总算上来了。打破了两人的沉默。辣子鸡,青岩豆腐,折耳根炒腊肉。还有一份三合汤。

钱前一直盯着那盘折耳根炒腊肉。十分好奇它的食材。

欧世轩见她不动筷子,像是要给这些菜相面,不由的问道:“不喜欢吗?”

钱前指了指,是在不知道折耳根是什么东东。

“折耳根其实就是鱼腥草的根。”这样你是不是知道了,欧世轩幽幽说道。

“什么?鱼腥草?是长在海里的吗?”

欧世轩险些把嘴里的菜喷出来,强忍着笑意,耐心的说道:鱼腥草是多年生草本植物蕺菜的干燥水上部分。产于我国长江流域以南各省。学名在《名医别录》可见。唐苏颂说:"生湿地,山谷阴处亦能蔓生,叶如荞麦而肥,茎紫赤色,江左人好生食,关中谓之菹菜,叶有腥气所以俗称:鱼腥草。"

欧世轩很是开心自己终于赢得她的注目,好看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眼里全是好奇和疑问,还有之后的惊喜。

既然知道折耳根是什么了,钱前也就放心的开吃了,只是头一次单独和男生出来吃饭。总觉得嘴张不开。

对面的他倒是吃的津津有味。吃相比一般女生还优雅。钱前就好奇他都不咀嚼的吗?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该不会待会回去反刍吧。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头肥胖的大黄牛,不由的轻笑出声。

欧世轩本想要问她要不要喝汤,一抬头就看见她竟然在笑。自己又没有讲笑话。她到底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了呢?:“这个汤也很好喝的,你尝尝看。”

钱前正在窃笑,一下子被逮个正着,脸不由的“红”了。

俩人就这样,一顿饭吃了近一个小时,巨虎没有多交流,除了偶尔的一问一答。

从餐馆出来,欧世轩并没有立刻骑车。突然觉得有个人一起走走也不错。

傍晚,一阵凉风吹过,带着她淡淡的发香。欧世轩不由的瞥向身边的她。

海藻般的长发随风扬起,呈现美丽的弧度。而她长长地睫毛就想蝴蝶的翅膀,忽闪忽闪的,煞是好看。

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摸她的头发,他很想知道到她的头发底有多硬,她有多倔强,有多个性。

钱前忽然觉得身边的人好像停下了脚步,一回头,发现他居然拿着自己的一绺头发。不由分说的一把挥开他的手。然后头也不回的大步往前走。

欧世轩猛的回过神来。糟糕,她好像生气了。

赶紧推车追上去。她,居然越走越快,最后又开始跑了。

欧世轩赶紧骑车,嗖的一声停在她身边,一手去拉她,她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圈,一头秀发就这样扬扬洒洒扫过他的脸,唇瓣轻轻刷过他的脸颊。他一下子心悸。她的小脸一下泛起粉晕。

微张的唇瓣,让人很像一亲芳泽。他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

就这样跨坐在自行车上,双手扶住她的肩,一下子攫住她的唇瓣。

突然之间,被夺去了呼吸,她想要挣扎,却发现他的双臂赫然成了牢靠的包围圈。

他轻轻柔柔的吻她,贪婪吮吸她的清香。继而又不满足似的想要的更多。她惊慌的咬着牙不让他侵入。他居然轻咬她的唇瓣,趁机与她深深纠缠。抵抗与挣扎渐渐失去作用。她担心自己会在他的吻里死掉。呼吸都是奢望。

良久,他菜不舍的放开她,却又担心她再次逃跑,一下子跨坐到后车座上,用力把她拽到前车座上,并附在她的耳畔:“好好坐上来,不然我就亲你。”

天越来越黑,她不敢再做无谓的反抗。任由他载着自己向学校奔去。

只是背上时不时有他温热的呼吸,让她的心里有划过异样的悸动。

自己的初吻,二十年来的清纯就这样被他偷走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超乎想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