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帝逼婚 [目录] > 第22章:冷血得令人发指

《皇帝逼婚》

第22章冷血得令人发指

轻柳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无尘挑起楼翩翩的一抹发尾,勾唇浅笑:“母后恨儿臣么?”

楼翩翩看着月无尘修长的手指发呆,一时间不明白月无尘这话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有这么难?”月无尘挑起楼翩翩的下腭,在她美眸中只看到茫然。

这个女人在和他说话时居然在走神?

他眸色一沉,正待发作,楼翩翩轻声回道:“做错了事该受到惩罚,本宫不恨。”

“想也是。楼氏一族灭门,母后还能吃得香住得安稳,像母后这种冷血的女人,世间并不多见。”月无尘连讽带刺,女人淡雅的笑容令他觉得刺眼。

只要有良知的人被灭门都该有感觉,偏生此女冷血的程度令人发指。

“太子说的是。”楼翩翩淡笑依旧,不嗔不怒。

她瞳眸清澈见底,仿若世间疾苦皆不能令她动容。月无尘看着她的美眸半晌,松开对她的箝制:“真希望有一日能看到皇后痛不欲生的样子。”

楼翩翩清楚地听到,月无尘唤她为皇后。

月无尘再一次判了她死刑。他自然不知,楼氏一族被灭门,她无悲无痛不是因为冷血,而是她与楼家所有人并无交情。

她看向月无尘冷漠的眸子,他阴邪的俊颜,红唇微掀:“太子若无其它事,本宫告退!”

月无尘没有回话,她转身,缓缓走向灯火通明的大殿出口。

“你这木雕上丑陋的东西是什么?”月无尘清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是一种名不见经传的野草。之所以丑陋,因为它在太子眼中丑,想必太子也不会想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楼翩翩回眸浅笑,清雅而秀丽。

她“扭腰摆臀”,在月无尘的注视下,款款离去。

月无尘看向手中的木雕,四片叶子的野草,这是什么鬼东西?

“夏兰。”月无尘沉声道。

“奴婢在。”夏兰应声而出。

“把这丑陋的东西找出来。”月无尘手指木雕上的图腾道。

“是。”夏兰照版画下木雕的图腾,领命而去。

月无尘手拿木雕,躺在榻上左看右看,越看越觉着丑。

奇奇怪怪的冷血女人,令他也变得奇怪。

末了,他将木雕狠狠摔了开去,转身睡去。

三日后,月天放的蛊毒被解。中毒的日子不短,解毒清醒后的月天放身子虚弱,不能下地走路。

月无尘见状,决定找罪魁祸首伺候月天放的生活起居。

本在凤仪宫做粗使宫女的楼翩翩去至承乾宫,月天放无法下咽,正在发脾气,月无尘在一旁听训。

一屋子的宫女都在听候差遣,围着月氏父子打转,没人注意楼翩翩悄然进入寝殿。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还嫩了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