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目录] > 第18章: 床下君子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第18章 床下君子

温柔e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床下君子

清醒过来的一刻,司恒忽然有种想笑的感觉。好像最近经常睡得不好,不是被拼凑的椅子弄得腰酸背痛,就是醉酒后头疼欲裂,此刻再一次重复了这个司氏定理。

他想翻过身来找杯水喝,右手却按在了一团软绵绵的物体上,温温的,很滑……天!该不会是……

他猛然低头,发现身旁睡着的正是乐羽童。此刻的她,正搂着自己的腰,头枕着他的肩膀,酣睡正甜。

看看自己的手,还好,按住的只是她裸露的胳膊。低头看看自己,两人还算穿戴整齐,不由松了口气,可同时又有点惋惜,惋惜什么,嘿嘿,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小心翼翼的抽身出来,下地,但却在站起来的一霎那,感觉脚底一滑,仰面躺到在床上,将乐羽童的身体砸在身下。

“啊!!!”一声痛呼,完了,她还是醒了。

“干吗……呀……”声音从开始两个字的高亢夹杂着愤怒,演变成最后一个字几乎细不可闻,他很欣慰地看到了对方的大红脸。

“对……对不起,把你吵醒了。”他喏喏的道。

“早……早晨好。”很显然,对方也有些不知所措,两人在尴尬的气氛中自说自话。

环顾一下周围,司恒发现自己睡在了乐羽童的房间里,正想道个歉然后离去,却听到外面似乎卫生间的门打开了,然后就是顾若惜的声音:“小童,你干吗呢?大早上的就鬼哭狼嚎的,发什么神经。”

随后,一阵拖鞋的声音逐渐朝着乐羽童的房门变大起来。

司恒感觉此刻自己的头皮正在发麻,低头看了一眼乐羽童,对方的眼神更加慌乱。

给了她一个怎么办的眼神,司恒脑门子上的汗都下来了。

略一迟疑,他指了指床下,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得到许可,他以最快速度转了进去,才躲好,就听房门被打开了。

“小童,你怎么了?咦?好大的酒味,你昨儿晚上喝酒了?”

“嗯……啊……是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带着明显慌乱的颤音,司恒似乎看到了此刻乐羽童故作镇静的神态,他忽然很想笑,但却不敢发出声音,摒住呼吸躺在床下一声不吭。

“我才回来,刚洗完澡。”

司恒看到一双精致的玉足,套在漂亮的卡通人物拖鞋中,十只染成红色的指甲,靠近了床边,转而变成了脚后跟,然后他感觉自己身上的床垫一下子下沉了,差点把他压得喊出来。

“干吗喝这么多酒?有什么事么?”顾若惜关心地问道。

“没……没事,就是有点心烦。”听声音,乐羽童已经逐渐镇定了下来。

“你脸色不大好啊,很红,是不是发烧了。”一对同样好看的脚后跟轻轻抬了起来。一定是顾若惜身体倾斜去摸乐羽童的额头了,司恒胡思乱想着。

“没有,我没事。”

“不对,一定有事,你别瞒我了。”

“我……我昨天辞职了。”

“什么?你辞职了,为什么?”

乐羽童叹了口气,将昨天发生的事又说了一遍。

“那个人渣,辞职了好,省得看着他就讨厌,小童,你别难过了,先休息一阵子,然后再找个工作,你那么有才华,一定能找个更好的工作。没准这次还是你人生的转折点呢,记得以后发财了可要请我客啊,嘻嘻。”

“我没事了,昨天司……没事了,我已经想开了。”乐羽童差点就要将司恒已经开导过她的话脱口而出,幸好悬崖勒马了,趴在床下的司恒也长出了一口气。

“你能想开点最好,要不今天我不去公司了,陪你出去散散心吧,别在家闷着。”顾若惜关心的道。

“我没事了,真的没事了,你们公司最近太忙,你不去不太好,对了,跟亲子公司的合约够你忙的吧。”乐羽童还不知道亲子公司的事,所以忽然问起来。

紧接着,就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昨天……司恒回来了吧,他……没跟你说什么么?”

“啊?司恒啊,我……我不知道他昨晚回来没有,我……我喝多了,没注意。”

“我看到门口有他的鞋,估计他现在还在房间里吧,唉……”

“若惜,你怎么了,这么伤感的样子。”

床垫一阵蠕动,司恒猜想此刻乐羽童一定是做起了身子,搂住了顾若惜。

“司恒他……辞职了。”声音有些伤感,让床下的男人不由一阵心动。

“哦,是么,你也别难过,我相信他不恨你的。”

“你怎么知道?你好像一点也不意外,是不是他都告诉你了?”声音有些诧异,也有些狐疑。

“没……没有啊,我……我就是猜的,我看他不像那种记仇的人。”

“嗯……要真是像你说的那样就好了,小童,这次我错怪他了,心里特难受,觉得对不起他。”顾若惜显然没有怀疑刚才的话,自顾自的说起心事来。

“你怎么对不起他了?”

“其实一开始我怀疑他,多少是受了那次晚上和他误会的影响,所以有先入为主对他的厌恶感情,可是,两次都是靠他,海天才挽回了险些要丢掉的合约,后来我才想明白,是我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腑了。”说完又叹了口气。

“可是通过这两次的事我才发现,其实司恒是个对广告有深刻见解的人,同时,他对海天的感情,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比我还要深,因为我的错误做法,让他最终选择了离开,我……我真的很后悔。”

说完,顾若惜嘤嘤的哭了起来。

床下的司恒听着也很不是滋味,如果可能的话,他是绝不会离开海天的,那里是他成长的摇篮,是他逐渐成熟的见证。当年,要不是为了那个人的那份信任,自己是不会走进广告行业的。

“若惜,你别难过了,要是真的觉得对不起他,你就应该盛情的挽留他啊。”

“你以为我没那样做么,可是,我知道他心里对我的成见很深,所以,他……他还是选择了离开。”

司恒听着那伤心的言语,差点想要跳出来答应她回去。可是他没有动,只是紧紧地攥着拳头,紧闭着嘴。

“小童,你说……为什么当初我总是要和他针锋相对呢,可是,现在他离开了,我又忍不住老是想起他来,昨天晚上,我在办公室里整整发了一晚上呆,就是总想起他来,你说……我是不是……是不是……哎呀,我不说了,你再休息会儿吧,我……我去换件衣服,我要去上班了。”

说完,也没理会乐羽童的叫喊,带上门跑出去了。

而此刻趴在床下的司恒,却呆住了。

刚才顾若惜的话,分明让他感到了不安,整晚都在想着自己,难道……难道说……她喜欢上了自己?!

想到这里,他不由嘴角扬了起来。

“笑什么笑,瞧你那个奸样儿,这下心里美了是不?!”

不知什么时候,乐羽童已经趴在地上,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正看着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 回头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