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目录] > 第40章: 这下有得玩儿了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第40章 这下有得玩儿了

温柔e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脆的响声惊动了刚投入到肥皂剧中的乐羽童,她迅速转身,看到顾若惜站在那里尴尬的不知所措,双手半举,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如七彩的焰火。

司恒微微睁开双眼,看到这种情况,也是无可奈何,但不能置顾若惜于水深火热中于不顾,心中叹了一口气,开口道:“大饼、默默、田强、康为,你们跑这儿干嘛来了?”

听到他的话,四人这才回过神来,均觉场面尴尬,还是大饼相对反应快一点,眼珠一转,立刻说道:“那啥,丝瓜,我们是来看你的,听说你最近缺乏运动,昨天让楼梯给算计了,敲断了脚筋,所以我们特意来看看你,不知道你能不能因祸得福,替代八仙里的铁拐李。”

“去你丫的,一张嘴就喷粪,中午大便吃多了吧,满嘴臭气。”司恒一面插科打诨的胡说着,一面用眼神示意顾若惜,希望她迅速恢复常态,目前的样子绝对颠覆了以往在公司里高高在上的形象。

大饼不愧为司恒的损友,一听他说话,立刻明了,悄悄伸出左手做了个“OK”的手势,配合道:“是啊,今天中午肚子不舒服,估计是在厕所里待多了,那什么,也没什么重要事,就是来看看你,怕你万一有个不测,想着能帮你抬个骨灰盒什么的。现在看来你身体还算硬朗,还有佳人陪……那什么还有人照顾,我们就不多坐了,有事电话联系啊。”说完也不敢看顾若惜,转身拉着默默地衣角,向另外两人使了个眼色,就向门口走去。

司恒巴不得四人早点走,也好赶紧结束这尴尬的对视,便喊道:“祸害遗千年,我硬朗着呢,不劳几位费心,羽童,送客!”

乐羽童侧头睨了他一眼,嘟囔道:“干吗我送客,我跟他们又不熟,你让若惜送把。”

司恒一听这话,差点没跳起来,心说好你个乐羽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大家都装做没看见,彼此心照不宣的也就不提了,可你偏偏怕大家忘记了,还要插一杠子,真够狠的。于是他瞪了对方一眼,咳嗽一声道:“嗯,大饼,我就不送你们了,你们走好。”

四人对望一眼,点了点头,灰溜溜的就跑了,都没看正眼看仍然呆在一旁的顾若惜。

听到关门声,司恒长舒了一口气,摸了摸额头,已挂满了汗水。短短的几分钟,却仿佛刚经历过马拉松一般,整个人都有一种虚脱的感觉,他不禁苦笑了一下,伸手摸了一支香烟点上。

“喂,你个大烟囱,在家少冒两根行么,这儿还有两位女士呢,得肺癌了你掏药费阿。”乐羽童双眼依旧盯着电视机,但眉头紧皱,伸出一只手来捏着鼻子道。

司恒赶紧把烟掐了,这才扭头看了看顾若惜,一脸尴尬。

顾若惜的脸总算没刚才那么精彩了,但依然通红,此刻正拿着扫帚在收拾地上的残局。

“若……若惜,当心点。”他轻声喊了一句,而对方却仿佛吓了一跳,双肩不自主地抖动了一下,小声嗯了一句,继续收拾。

不一会儿,她又从厨房端了一碗羹出来,放到茶几上,将围裙摘下扔到沙发扶手上,下身一沉,坐在了司恒旁边,望着他的眼神里有些复杂。

司恒知道她心中的烦恼,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张口“那个、那个”没完,惹来对方扑哧一笑。

笑声吸引了乐羽童的注意力,她转过头来,一对大眼睛来回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表情暧昧的让人受不了。

“瞧你那双贼眼,就不能收敛一点么,哪有女孩家的矜持阿。”司恒第一个发言,企图结束这种异样的气氛。

“喂,我怎么了?只许你们俩眉目传情,还不让百姓点灯了?”乐羽童一下子就火了,噌得跳起来站在沙发上,双手叉腰,一副母老虎的样子。

“小童,赶紧下来啊,你瞧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顾若惜伸手指了指对方的睡衣,乐羽童这才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因为双手叉腰的动作摆得很大,而睡衣的衣扣又不知什么时候开了一个,因为衣摆向两边拉扯,已经露出了红色的内衣。

于是她老脸一红,马上捂住了胸部,坐回了沙发上,瞪了一眼有些失态望着她的司恒。

男人立刻觉悟过来,赶紧将头扭向顾若惜一边,没话找话的说:“刚才大饼他们算是误会更深了,你看怎么办?”

顾若惜的脸又红了一下,没好气地说:“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你看着办吧。”

“我看着办?我也没办法啊。”

“你不是一向鬼点子多么,这次你倒是给我出个主意啊。”她有些焦急,伸手拉着司恒的胳膊,轻轻的摇了摇,让他心神一荡。

“我们的顾女强人怎么也忽然做起小儿女态来了?”乐羽童语不惊人死不休,忽然差了一句,让两人迅速拉开了距离。

“小童,我看你是屁股痒痒了吧,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的。”说完,顾若惜绕过茶几,直接扑向了正笑得前仰后合的乐羽童身上,二女就这样扭打起来。

耳边传来的阵阵娇呼,让司恒精神一阵恍惚。他没敢侧眼去看两女,而是眼观鼻、鼻观心的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左手有点颤抖的拿起了刚才才抽了一口的香烟,重又点燃,深深吸了一口,额头又有点冒汗。

听声音,好像是乐羽童反被动为主动,翻身将顾若惜压在了下面,而顾若惜则不甘被打败,奋力的挣扎,一时间,房间里声音大作,让司恒听得面红耳赤,想要离开客厅回自己卧室,又觉得这样做反而容易造成三人更进一步的尴尬,总之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就这样僵在了那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打闹的声音才渐渐停止,只剩下了两道呼呼直喘得粗气声。

司恒此时才敢侧眼偷望过去。不望还好,望见了更觉尴尬。二女此时因剧烈的运动,身上的衣衫已是凌乱不堪,头发都像烫了个爆炸式一般,蓬松的像个鸟窝。乐羽童将顾若惜死死的压在身下,自己的上衣已经衣摆大开,从后面看去,一条睡裤的腰已经下沉,露出了里面的红色内裤。而顾若惜虽然没那么狼狈,但睡衣的衣袖也被卷了上去,胸前的衣衫好像掉了两粒扣子,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的雪白肌肤。

见此情景,司恒立刻又回转过头,不敢再看,心脏却不争气的猛跳起来。

耳边只听乐羽童呼呼的喘气声:“呼呼……怎么样?还……呼呼……服不服?”

“不服……呼呼……你耍赖……你偷袭我才得手的……我……我不服!”顾若惜一脸潮红,眼睛死死的瞪着对方,口中毫不示弱。

“好……呼……不服再来……”

“来就来……怕你啊……”顾若惜说还没完,乐羽童伸手就抓住了对方的胸部,使劲揉了起来,而顾若惜则奋力挣扎,也想要去抓对方的衣领,却被对方左闪右闪,几次没有得手。

司恒实在无法保持沉默了,只得大喊一声:“都给我住手!”

这一声还真管用,两人当时就都停手不动了,乐羽童回过头来诧异的看着他,眼神中有些不明所以。顾若惜也尽力抬起头来,瞪着他道:“干吗鬼哭狼嚎的……有病啊你!”

“你们……你们要闹回房间闹去……在这儿……我……你们……哎呀……你看看你们都成什么样子了。”说完夸张的将头扭向一边,使劲儿抽了口烟。

“啊……”二女声音高亢,差点把司恒手里的烟震掉,他赶忙手一紧,但烟灰已经掉到了裤子上。

很明显的,两女是因为发现了自己目前衣衫不整的状况,这才吃惊得大喊起来。

听到一阵絮絮整理的声音,司恒平静了一下心情,小声嘀咕道:“一个是大服装设计师,一个是公司老总,你们俩可真够可以的,整个一个赤身肉搏,哪有一点淑女的样子。”

话音未落,就感到头上吃了一个爆栗,他大呼一声痛,含着泪水回头,才发现乐羽童怒视着他,小手攥成了拳头,很明显,那只手就是罪魁祸首。

顾若惜正在整理头发,听他喊叫,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想要起身回房间。

此时,门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司恒心中一凛,心想不会是大饼他们又杀了个回马枪吧,抬眼望向两女,表情也是一样的紧张。

他不由苦笑的看了看自己的腿,没有说话。

门铃声继续响着,三人就这样对望着,又僵持了几秒钟,乐羽童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略微整理了一下衣襟,走过去开了门。

当房门被打开的刹那,司恒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因为他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正是苏心缘。

他心中一颤,不由自主地想到:早不来、晚不来,这下可有得玩儿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越描越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