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目录] > 第43章: 解铃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第43章 解铃

温柔e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时钟嘀嗒嘀嗒的走着,每一下敲击都仿佛直插他的心扉。埋首在烟雾缭绕的客厅里,有一种置身异域的感觉。

他前思后想,总是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劝慰乐羽童。刚才突如其来的表白,让他措手不及,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仔细地回忆起他与乐羽童相识的点点滴滴,却根本回想不起来究竟什么时候这丫头对他的感觉起了变化。忽然的表白,让他很为难。他并不是不喜欢她,相反地,她的活泼与热情,令他每时每刻总能感受到生活的快乐。这种感觉很好,让人身心愉悦。但要说那就是爱情,恐怕还谈不上,最多也就算是至交好友的级别。

可是,既然对方把话说明白了,自己怎么也要表明一下态度,可究竟该如何说明呢?直接说:我和你只是好朋友,或者铁哥们。这样肯定不行,毕竟女孩子的心思是细腻的,这么说容易让对方误解自己是在拒绝,很容易伤到她的心。可是如果接受这份感情,那么作为男人,就一定要负起责任来。但他自己很明白,对对方的喜欢,还上升不到爱的地步。况且,自己心里清楚,邱若萌的身影始终在他的内心深处保留完整,从不曾消失褪去,如果在自己的身心没有放开之前,贸然接受任何一位女孩的感情,对他来说,那是一种对真挚感情的亵渎,也是他不愿做的。再有,他其实心里很明白,顾若惜在自己的心目中越来越占有重要的位置了,甚至连他自己都分不清,究竟对若惜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感。

翻来覆去的细细品味自己的情感,司恒感到身心疲惫,有一种无助的感觉。这一刻,他很想蜷缩在母亲的身边,把自己内心的彷徨告诉她,让这位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启蒙者来告诉自己该怎样做。

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通过心缘上次酒后吐真言这件事后,他忽然发现,要想不伤害身边任何一位关心你、爱你的人,有时候真的很难。

取舍就这样的艰难么,他不禁扪心自问,却没有答案。

今夜无风,浮云朦胧,人影茫茫,独剩星月。

他站起身来,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到厨房,拿出一罐啤酒,轻轻地打开,让冰凉的液体灌入咽喉,这才又走到窗边,望着楼下昏暗的灯光。那是种有些凄凉的感觉,让他忍不住轻声吟道:

夜半依稀望天蓝,

白云仍旧冷星残,

寂静独寞无人语,

把酒笑风不解寒。

忽然听到身后有轻微的呼吸声,他蓦然转身,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乐羽童已经站在他的身后了。

“羽童……我……”他有些不知从何说起。

羽童微微一笑,樱桃小口的两侧出现了一对“括号”,仍然红肿的双眼,释放出的是一种柔和的目光。

“司恒,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其实是我错了,我不该……”

羽童上前,伸出纤细的玉手,捂住了他的嘴,接口道:“不要这么说,刚才……是我错在先的,我应该向你道歉。”

“我没怪你……”

“我知道,但是,毕竟是我做错了,我不该因为一时的嫉妒,去伤害一位可怜的女孩。”她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中又流露出一些委屈,但没有流泪:“在爱情面前,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但却没有剥夺别人获取爱情的权利,所以……我也没有。”

“你别这么说,其实……你很优秀。”他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连这句答复也显得莫名其妙。

“还是听我说吧。”羽童轻咬了一下嘴唇,伸手拉着司恒的手臂,将他领回客厅,扶住他双肩,让他坐回了沙发上,自己却坐在他身旁,轻启朱唇:“刚才我的话可能吓到你了,但……我必须承认,那全是我的真心话。”

司恒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相信。

“刚才我在房间里想了很多,才忽然明白了很多事,你想听听么?”

司恒又点了点头,并对她展颜一笑。

“其实我还是很后悔刚才这么突然地告诉你我心里的话的。因为……原本我以为自己能够一直忍得住不会说出来。”

“哦?为什么?”他奇怪。

“因为我看得出来,若惜也喜欢你,而且,肯定比我还要早。”

“是么?我……我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此刻突然听她这么说,心中又是一动,忍不住想到:难道是我对感情的事太迟钝了么?

“男人,有时候是很粗心的,正像你说得,女孩子心思细腻啊。”

司恒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但表情有些苦。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知道,若萌在你心里的位置。至少……现在还没有人能够取代。”她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痛苦,但还是把自己的话说了出来:“原本我是想给自己一个足够的时间来想清楚,究竟应不应该争取,也要考虑自己到底把你放在多重要的位置,更要考虑究竟我和若惜谁更加适合你或者更爱你、更离不开你。”

司恒有些惊讶,他没想到看似潇洒爽朗的羽童,也会有这般细腻的情感,令他十分意外。那么,若惜呢……

看了他的表情,羽童又是一笑,毫不吝啬自己的小虎牙在对方面前展露:“但是我似乎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女人的妒嫉心。当知道你送苏心缘回家的时候,我非常紧张,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你很晚都没有回来,我的心很痛,痛到我忽然发觉原来自己还是很在乎你的。所以我决定就这样在客厅等你,直到你回来。但我也知道,若惜会和我一起等的。”她絮絮低语,又像是回到了那时那刻,低垂双眸,让司恒望见了他长长的睫毛:“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紧张,我真的很害怕你会彻夜不归,我相信当时若惜也和我拥有同样的心情。”

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一直到你回来的时候,我心里才松了一口气,但是,我却忍不住询问你,因为我怕你和她之间发生了什么,我怕我自己会嫉妒得发狂,我怕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得到你的心的机会了。”她的声音越说越大,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双手颤抖,紧紧地绞在一起。

司恒很感动,他没想到一向潇洒开朗的羽童会忽然这般真情流露。他伸出手臂,将对方揽入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脊,内心涌动的热流,似要把身体融化。

良久,两人才轻轻分开。

羽童抬眼望了望身边的男人,悄脸微红着道:“我很高兴你能急着向我们解释,这说明我和若惜在你的心目中,比苏心缘更重要。我很开心。”她又有些激动起来,好像身处那一时刻无法自拔。

“可是,我不愿意在若惜面前表露出来,甚至不愿意在你面前表露出来,因为我怕,我怕最终的结果不是我自己想要的,所以,我只有暂时将心底的感情埋藏起来,等待一个机会,一个我可以说服自己,也可以看清你的机会,你……明白么?”

“羽童,我……我不知该怎么说了,在此之前,我跟们没想到你会对我……有那么深的好感,所以……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他不得不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表达出来,因为他知道,这样的表达方式是最好的。

“早知道你这只呆头鹅是不会明白的,毕竟……我也是可以隐藏着的……”她的眼神下意识地回避着对方的注视,此刻的她,早已没有了往日的淡定自如,只是一副含羞带怯的儿女态,让司恒眼前一亮。

但羽童毕竟还是羽童,她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爽朗,伸手拍了拍司恒的肩膀道:“说了这么多,一点都不像往日的乐羽童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些话说出来以后,我觉得痛快多了。”她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让还在回味的司恒再一次看到了她的小蛮腰。

舒舒服服的舒展了身体,她又坐回沙发上,接着道:“反正不想说的话今天全说了出来,以后倒也省得隐瞒的那么辛苦了,司恒,从今天开始,我会和若惜公平竞争了,当然,你有你自己的选择,不过我希望能早日取代‘她’在你心目中的位置。呵呵,能不能给我开个后门啊。”说完还冲司恒挤眉弄眼一番。

又看到了爽朗的羽童,这种感觉真好。他不得不佩服眼前的这位女子,在她的世界里,永远只有快乐和寻找快乐,总是那么拿得起放得下。

这种气氛感染了他,继而笑着道:“开后门容易啊,不过能不能先付点订金啊?”

“去你的,就知道钱,你穷疯啦……”

“哈哈哈哈……”两个人在这一刻,都放松了,或许,他们的坦诚让彼此揭开了心结。

心事一去,司恒感到很轻松,他忽然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道:“既是如此,那朕就寝去了。”

说完他便抬步朝自己的卧室走去,隐约中,仿佛看到了顾若惜的房门刚刚关闭……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我要走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