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目录] > 第46章: 辞职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第46章 辞职

温柔e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眼看着各项计划正在顺利实施,并且越来越可以看到预期成效正浮出水面,司恒的心里非常激动,也感到有一种从未体味过的成就感、满足感。

他必须承认,自己真的将一家中小型规模的广告公司,一手带了起来,逐步推向了行业的顶峰。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海天,迅速出现在千家万户的视野里。北京电视台最先播出的由海天广告制作发布的公益广告系列,以其特有的画面简约、寓意深刻、老少皆宜、回味无穷的风格,征服了一批又一批的观众。当然,这个系列公益广告被安排在《北京新闻》结束后、天气预报开始前的时段,也从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海天的登陆成功。

紧接着,海天广告公司乘胜追击,一举夺得196条公交线路车身广告代理权,将各类公共汽车变成了美丽的城市花瓣。海天人,用自己独特的审美观点,摒弃了以往车身广告的单调和直来直去、让人一目了然的宣传方式,而是采用了他们早已深入人心的公益先锋形象,以公益广告为主,代理宣传娱乐行业的影视作品、电视作品和商品为辅。这一做法,成功取得了北京市委、市政府的高度评价和认可,也为司恒赚取了生平第一个政府授予的个人名誉:北京公益形象大使。

随后,由此引发的好处源源不断地向海天涌来。政府积极将他们可以影响到的企业推荐过来,从中相互牵线搭桥,使海天广告一时间业务量狂涨,应接不暇。

北京收听率高居不下的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交通台主动与海天接洽,希望海天广告参与下一年度交通台广告代理招投标活动,并暗送秋波,表示会给予方便。

在这种强势上升的势头下,海天广告迅速膨胀,在确保人员结构配比合理的前提下,将分公司增加到了四家,触角从城八区开始向各远郊区县延伸。

而集团内部也传来了好消息,董事会最终通过了他关于成立海天意翔影视策划公司的提案。说做就做,该公司在两个月内就宣告成立,并与海天广告签署了一份长期合作合同,这是个良好的开端。

由于政府的信任与扶植,海天广告在短短的时间里,迅速跳跃式发展起来,也让司恒结交了很多政府要员、相关部门的领导,还有一些知名企业的老总。

可以说,海天,创造了北京市广告行业的一个奇迹,一个成长奇迹,而这个奇迹,是司恒所赋予的,这也正是他自己最值得欣慰的事。

坐在宽大的豪华老板桌后,司恒环视着粉饰一新的房间。就在前一天,海天广告总部搬入了新家,地处大北窑闹市区的中贸大厦。

他站起身来,踌躇满志的四处望了望,随即站到了巨大的落地窗前。身处73层高楼处向下眺望,他有一种凌驾于人的感觉,一切来得都那么不真切,仿佛如入云雾。那些高楼大厦,此刻却被他踩在脚下。

他有资格自豪,也有资格骄傲,因为,他缔造了海天的成长神话,他的所有发展策略,逐一被印证为真理。

目前,由海天广告代理制作发布的朗思男装系列广告,已经成功帮助该公司站稳了脚跟,在中国的事业前景一片大好。那句“温情,不随时间流逝。”已成为经典广告语,街头巷尾妇孺皆知。

就在刚才,李雯彦亲自登门,与他商讨第二期广告合作的事宜。这一次,面对对方的高度重视,他再次感受到了商业时代的尊卑关系,那是种赤luo裸的势利架构,永远都是金钱与利益最重要。

幸好,由于之前羽童经他介绍,进入了朗思公司服装设计部,并靠自己的能力很快坐上了副主管的位置,这样一来,他与李雯彦的私人关系得到了发展。他们之间,可以经常性的电话沟通,或者相约用餐。

不过,此刻司恒心中所想的,却是想将羽童再挖回来,安插到海天意翔影视策划公司做专业服指。这件事究竟能否成功,关键取决于羽童自己的态度。

另一件摆在他日程上的大事,就是集团已经正式通知他,下周,也就是春节前一周的周五上午,到集团总部进行述职报告。

他并不紧张,因为近三个月来的突出业绩,早已让他信心十足。

他长呼了一口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思绪有些飘。

当一个人感觉有些成功的时候,往往却是内心最寂寞的时候。

自从若惜离开之后,他也离开了,搬回到了家中与母亲同住,但是有一点,他依然会偶尔去芳华小区留宿,品尝一下羽童的可口菜肴,聊聊天,放松一下自己,房租也依旧坚持照付。不过他和若惜却不约而同的选择避免同时出现,而是分别跟羽童保持良好的接触关系。司恒的逃避,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始终没有真正忘记若萌,也没有搞清楚究竟若惜与羽童两人谁在他心目中更重要。而若惜呢,难道她也这么认为的?或者是时间冲淡了一切?

他又有些迷茫了,于是决定不去想。但意识有时不受自己控制,他又想到了母亲和他的新爱人的事。尽管他表示可以接受她们之间的事实,但却从未在那个男人到家的时候回去过,也从不打听那个男人的任何事,甚至时名字、年龄、工作等等一切。用他自己对母亲的话来说,在他还没有做好真正接受他作为自己的父亲之前,他是不会在那个人面前出现的,这不是母亲的问题,而是他自己的问题。所以,他并不反对母亲结婚,但却拒绝见面。

每次母亲要在家中招待那个男人的时候,他都会躲开,或者去羽童那里,或者干脆在公司住,反正以他现在的身份,公司里有单独的休息室的。

母亲也没有逼过他,她用行动表示了自己可以等,等司恒全身心地接受,等司恒有朝一日主动了解她和他的故事。只有到那一天,她才会放下心来,真正拾起那迟来三十年的幸福。

正在胡思乱想间,房间的门被轻轻的敲响了,那特有的节奏,让司恒知道,是心缘。

尽管田强已经被提为副总,但他依然把薛翘留在自己身边做秘书,他已经习惯了双秘书工作法。

收拾起纷乱的情怀,他喊道:“请进。”

越发清瘦的苏心缘走了进来,随手将门关闭。

“心缘,有什么事么?”

“恒哥,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司恒明显一愣,因为自从那次在芳华小区的不愉快经历后,她已经很久没有叫过自己一次恒哥了。此刻重又感受了那种滋味,让他有些许的陌生和兴奋。

“说吧,什么事?”他的嘴角在向两边扩张,近来悄然出现的褶皱再次显现在他的眼角,但他的声音却温柔极了。

“恒哥,我……我是来向你辞职的。”心缘举起攥在手中的辞职信,快速放在他的面前,然后身形又迅速退了开去。

司恒瞪大眼睛,前一秒还在微笑的面庞已经僵硬,他忽然摇了摇头,用不解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在说,为什么?能给我一个理由么?

苏心缘心头一颤,两行清泪夺眶而出……

……本章完结,下一章“ 知遇之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