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目录] > 第62章: 不会这么巧吧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第62章 不会这么巧吧

温柔e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吃过饭,龚秋娥早已为小莫准备好了换洗衣物,带她去洗澡间洗澡,司恒则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心里琢磨着这件事如何处理。

不一会儿,龚秋娥回到客厅,司恒抬眼看了看母亲,问道:“妈,小莫自己洗呢?”

“嗯。”龚秋娥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道:“这孩子也真是可怜,小恒,你说找到她妈妈的事有几成把握?”

“我也不知道,不过,如果她妈妈是存心抛弃她的话,这件事就有难度了,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根本无从着手啊。”

“这倒是,在没找到她妈妈之前,就把她留在这里吧,我来照顾,好么?”

“嗯,妈,小莫就暂时交给您了,您来照顾她,我比较放心。”他将手头的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靠向沙发,深深呼出一口气。

“每一次当爱在靠近,感觉她在轻轻的抱着你……”熟悉的铃声响起,司恒坐起身来,拿起扔在一旁的手机,看了看,竟然是心缘的号码。

“喂,心缘么?”他接通了电话。

“恒哥……呜呜呜……”心缘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

“怎么了,心缘,别哭啊,好好说,有什么事恒哥都会帮着你的。”一听那柔弱的声音,他心头不禁涌上一种怜惜的情感,轻柔得问道。

“恒哥,你在哪里?”她带着哭腔轻声问。

“我在家里。”

“你……你能出来一趟么?”声音很小,听得出对方在犹豫。

“没问题,不过心缘,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么?”他有些紧张,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你能出来说么?我……我在芳华小区……”

“你怎么跑哪里去了,那你先上去在羽童家等我,我这就到。”他开始站起身来,伸手去拿自己的外套。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里来了,我……我好害怕,你快点来啊。”她的声音又哽咽起来。

“好好好,我这就到,你先上去坐一会儿。”他一面伸手往袖子里套,一面回头冲母亲努努嘴,表示自己要出去一趟。

“我……我就不上去了,刚才我看到顾总和另外一位小姐上去了,没看到你……才给你打的电话。”

“为什么不上去?”

“我……我有事找你,当着她们的面不方便。”她显然吞吞吐吐的。

司恒意识到对方肯定有些事不希望太多的人知道,便道:“那好,你就在小区门口等我,我二十分钟就到。”

挂了电话,他向母亲道:“妈,我出去一趟,有个朋友找我有急事,小莫就拜托您照顾了,别等我,你们先睡吧。”

看母亲点了点头,又嘱咐了他小心之后,便拉开门匆匆下了楼。

打了辆出租赶到芳华小区的时候,正看到心缘站在小区门口不停地张望着,脸色很焦急。

结账下车后,他赶忙走了过去。心缘看到司恒到了,眼睛里立刻就充满了泪水,快走几步,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里,哭了起来。

“心缘,你别这样,有什么事快跟恒哥说说,我决不让人欺负你。”说完轻轻的摸了摸那一头长发。

“恒哥。”心缘将头稍稍抬了起来,呜咽道:“我……我的表姐来北京找我,结果……结果失踪了……”

“哦?有这事?你怎么肯定人失踪了?”他一皱眉头,怎么今天竟碰上这种事啊。

“我……我……哇……”话还没出口,她便又哭了起来。

司恒手忙脚乱的用手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却无法阻止更多的眼泪从眼角流出。

苏心缘现在的情绪显然不稳定,司恒心里叹了口气,知道这么站在冰天雪地里也不是个办法,必须先要稳定住她的情绪,可惜她不愿意去羽童那里,否则倒是很近很方便。不过她不愿意去也是为了避免尴尬,毕竟三女凑到一起终归是有些别扭。

想到这里,他将心缘的身躯扶正,柔声道:“心缘,干脆我先送你回家,到家你再详细的跟我说说情况行么?”

心缘抽咽了一会,才慢慢点了点头。

二人又打车回到心缘的住所。

这是司恒第二次来到心缘的住所了,上一次过来,就险些发生意外,差点和心缘产生更加暧昧的关系,幸好他还算能够控制住自己,没有把事情变得更加糟糕,现在想来,还有些后怕。不过今夜呢?故事总是惊人的重复着一种节奏,难道又要考验他的意志力么,他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把这一丝想法甩出脑外。

进了屋,司恒将情绪不太稳定的心缘安顿在沙发上,自己则轻车熟路的打开冰箱倒了杯牛奶,转身回客厅递给她,又逼着她喝了,听说牛奶有安神的作用,这时候他递给她一杯牛奶也是为了起到稳定情绪的作用。

看着她喝下牛奶,他这才坐到她身旁,开口道:“心缘,不要着急,也别慌,把这件事好好理一理,详细的跟我讲讲。”

“嗯。”不知道是不是牛奶起了作用,心缘的情绪明显比刚才好多了,她要将杯子放到茶几上,却被司恒接了过来,替她放了过去。

心缘对他的体贴尤为感动,挂满晶莹的双眸深深地凝视着眼前这个气质越来越成熟的男人,心中微酸,她知道自己在对方心里占据的位置,始终都属于亲情类,永远无缘走入她想要到达的最深处。她想要离开他,给自己一个忘记他的机会,所以才会毅然辞职。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反复沉淀,她这才悲哀的发现,原来自己始终走不出他身影所笼罩的圈子,既然无法相守,又何必如此残忍的无法忘记呢,她无力叹息。

好不容易收拾起失落的情怀,将任意驰骋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来,心缘的心里很快又被表姐的失踪而产生的恐惧占满了。她伸出双手攥住司恒的右手,焦急地说道:“恒哥,我表姐她来北京人生地不熟的,如果碰上了坏人,这可怎么办啊。我……我都担心死了。”

“别慌,你先把具体情况跟我说说,我看能不能想想办法。”他心道,看来这次又要麻烦刘延了,这人情,越欠越大。

“好的。”心缘又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开口道:“今天我姨夫给我打电话,问我表姐她有没有来找我,我当时一听就愣了,回答说没有。姨夫急了,他跟我说,我表姐三天前就带着我外甥女离家出走了,留下便条说是要来北京,可在北京她就我这么一个亲戚,所以一定会来找我的。按照正常情况下,从石家庄到这里,坐火车的话,就算是慢车,最多也就七八个小时,加上她家里比较偏远一点,先坐长途车到石家庄,再到北京,有一天半也足够了,可是她却外出三天都没有联系我,这可怎么办啊,我表姐她人特别老实,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了点事可怎么办啊。还有我那个小外甥女,才七八岁大啊,她们孤儿寡母的,身上又没什么钱,可怎么活啊?!”说完又簌簌的落下泪来。

司恒越听越觉得这故事耳熟,河北、母女俩、小外甥女、七八岁……忽然,他心里一咯噔,顿时想到:天哪,不会这么巧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旧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