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目录] > 第79章: 还是好兄弟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第79章 还是好兄弟

温柔e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过了很久,两人才从各自的伤心中恢复过来。

冯玥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司恒,道:“对不起啊司恒,我让你担心了。”

“没什么,我想,或许我们都有不开心的过去,但既然已经成了过去,就不要再念念不忘了,这也是对我们那段记忆的尊敬,你说是么?”

“或许……是吧,我也不清楚,好了,很晚了,送我回家吧。”冯玥忽然有些烦躁,她很想一个人静一静。是很久没有想起你了,但是,我又怎么能忘得了你呢。冯玥在心底问着。

“那……你不去接孩子了?”司恒奇怪的问道,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又改变了主意。

“不去了,这几天会比较忙,我也没有精力照顾他,还是让我嫂子这几天辛苦一下帮帮忙吧,我会给她打电话的。”

“哦,那好吧,我这就送你回去。”说完问明了冯玥的住所位置,便驾车而去。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母亲已经睡了,司恒简单的洗了个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他没有丝毫的困意,静静的点燃一根香烟,在烟雾中放任着自己的思绪。

回想起冯玥痛苦的表情,他忍不住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感情。那悲伤的眼神,还有清澈的泪滴,仿佛也同时敲打着他的心房。对于自己深藏在心里的那段往事,他知道,自己从没有一刻把它遗忘。但今天在劝慰冯玥的时候所说的那句话,却仿佛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放下心中包袱的理由。

生活总要继续,人,总不能活在记忆里,既然活着,就该努力的找寻快乐,而不是一味的沉迷于痛苦的旧事里。他自己知道,虽然母亲从那件事以后一直没有在他的面前再提起过,可是,他知道母亲始终把自己依然颓废的样子记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担心着。如果一个人总是沉迷于无法释怀的往事里,那么,或许就会带给身边最亲近的人更多的痛苦。这对所有关心自己和爱护自己的人是不公平的。逝者已去,难道不该为活着的人更努力的让自己开心起来么?

渐渐的,他的思路有些清晰起来,自己也许真的应该走出那片阴霾了。

放下了心中的包袱,他瞬时间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伸了个懒腰,他决定好好的睡一觉,明天早晨的太阳一定很明媚。

“每一次当爱在靠近,感觉她在轻轻的抱着你……”又是熟悉的旋律。是放在枕头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司恒有些怨气的拿起手机,看到来电的人竟然是许久没有联系的旗杆儿,他微微一愣,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丝瓜么,是我。”听筒里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声音。

司恒眉头一皱,听出他的声音有些伤感,立刻开口道:“旗杆儿,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你……现在有空么?”他有些犹豫的问道。

“有,你在哪儿?”唉,想睡个好觉的愿望泡汤了。

“我在公司附近的酒吧里,就是那家叫[紧紧抱着你]的酒吧,你知道么?”

“哦,我去过一次,知道那里,你等我,我这就过去。”挂了电话,司恒重新将衣裤穿戴整齐,走出了家门。

赶到酒吧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司恒看了一下时间,匆匆走了进去。

尽管已是午夜时分,但酒吧里昏暗灯光下,依然充斥着摇摆身体,尽情挥洒剩余精力的青年男女,烟雾缭绕中,刺鼻的酒精气息让还是司恒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今天他没有兴致在这里买醉,却因此而忽然感到酒吧这个场所确实是都市中寂寞男女的最好去处。可以放纵,也不必装作谦谦君子和矜持淑女,可以滥情,也不必再遮掩那久已压抑的欲望。痴男怨妇们一拍即合,三两成群,或者匆匆结账走人,或者借着酒劲大谈风花雪月,在这里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司恒看到旗杆儿的时候,他正在和一位明显已经到了更年期的女性口沫横飞的谈着爱情是什么。手中是二十块一瓶的啤酒,聊的是清醒之人听不懂的疯言疯语。

司恒一皱眉头,走过去一拎他的衣领,将他的身子拽了起来。旗杆儿明显没想到自己正聊到兴头上的时候会被拽起来,手一滑,酒瓶已经从吧台上滚落,洒出来的酒水泼了他一裤子。

他破口大骂道:“TMD,谁敢打搅了老子的谈兴,找抽哪。”转过脸一看是司恒,愤怒的表情立刻一滞,转而又高兴了起来:“操,是你丫的啊,来来来,陪我再喝两杯。”

“行了,你还嫌不够丢人哪,你不嫌我嫌,跟我走。”司恒有点怒了,原本以为旗杆儿解决了赌债的事,应该振奋起精神来,重新站起来,可没想到现在却是这副模样,心里不免替他惋惜。

“别……别介呀,咱哥儿俩再……再喝点儿。”他含糊的喷着酒气,让司恒几欲作呕。

“行了,瞧瞧你自己都什么德行了,还喝?再喝就完了。”说完不关旗杆儿的挣扎,使劲儿拉着他往外走。

一旁的更年期一看这种情况,知道今晚是钓不到凯子了,悻悻的离去了。

好不容易将他拽出酒吧,才没走多远,旗杆儿就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了路边,张口哇哇的吐了起来,弄得身上全是污物。

司恒摇着头,蹲在他的身边,看着一副迷糊像的酒鬼,发起了愁。从他给自己打电话到自己赶到酒吧,最多不过半个多小时的功夫,居然已经喝成这样了,恐怕一定是一瓶瓶干的速度才导致了这种结果。

看来他一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否则也不回这样放纵自己,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他站起身来,到不远处的小卖部买了两瓶矿泉水,回来拧开一瓶,递给旗杆儿,道:“漱漱口,瞧你那熊样儿,别TMD在这儿丢人。”

抬起头来,他发现旗杆儿已经泪流满面了:“丝……丝瓜,我苦啊,我心里特难受……”

“有什么事儿找哥们儿聊聊,你这样只能是毁了自己。”

“我……我现在还能找谁?我的朋友都不理我了,只有你……只有你还肯出来见我。”

“你一个大老爷门儿,怎么这么没志气,恩?”他心里一痛,忍不住骂道。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啊。”旗杆儿瘫坐在地上,对地上的污秽丝毫不以为异。

司恒摇了摇头,用力将他搀扶起来,摇摇晃晃的来到自己的车边,打开车门,扶他坐了上去。

“说吧,什么事不开心,哥们儿替你顶着呢。”坐好身体,司恒问道。

“我……我……”

看着旗杆儿吞吞吐吐的样子,司恒来了气:“别跟个娘们儿似的,有话干脆点。”

“丝瓜,自从我的赌债让你帮忙之后,我也想重新振作起来……证明自己还是个有用的人,可是……不知道怎么了,做什么也做不好,总也找不回在海天的感觉,而且,除了广告策划,我对其他的都不太了解,所以换了好几个工作。”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直到前两天,我新换得那个公司的主管对我说,你这样的人,纯粹是个……废物……的时候,我才发觉,原来我什么也不是,原来我只是个废物……呜呜呜……”

司恒叹了口气,拍着他的肩膀道:“其实你也不用难过,每个人都有他的特长,都有他擅长做的事,在你不熟悉的领域去闯,肯定不容易找到方向。”

沉默了一会儿,司恒道:“旗杆儿,回海天吧,我需要你。”

旗杆儿猛然一抬头,眼神中闪现出希望的光芒,但瞬间又黯淡了下去,摇头道:“不行,我不能回去。在海天,我是个有污点的人,如果我回去了,大家一定会认为我是靠着和你的关系才进来的,这样做对你不公平,也许还会给你带来更大的压力。况且……我确实也做过对不起海天广告,对不起你的事情。默默和大饼他们更不会原谅我的。”

“你能这么想,足以证明我们还是好兄弟,既然是兄弟,我为什么不相信你?如果我不承认你是兄弟的话,当初也不会帮助你。你不要那么想,我让你回来不是怜悯,而是我知道,你在广告策划上确实不比任何公司里的人差,甚至很有你独特的一面,你放心,在公事上,我绝对不会徇私情的,你明白么?”他的手在旗杆儿的肩膀上重重的捏了一下,又摇了摇,问道。

旗杆儿眼睛里再次明亮了起来,他颤声问道:“真的?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除非你认为我不是你的兄弟。”

“不,我心里一直把你当作兄弟的,最亲最亲的兄弟。”旗杆儿哭了,他伸出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司恒的上身。

“嗯,那你就听我的,回来吧,我们还是好兄弟。”

“是,我们还是好兄弟。”

……本章完结,下一章“ 春天来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