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目录] > 第83章: 醉与乐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第83章 醉与乐

温柔e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可怜的司恒,尽管已经喝得醉醺醺了,却依然没有被叶女士放过,责令他将从海天阁带回来的酒水、食物统统拎上楼。幸好楼层不高,否则……司恒想到这里就是一阵心寒。

本打算一进门撂下东西就往卧室钻,却被鬼灵精怪的云妮儿掐算出了意图,从而抢先一步堵在了客厅通往卧室的要道,随后将本属于他的卧室门锁上,明知司恒没有卧室房门的钥匙,更是洋洋自得的用挑衅的眼神望着他。

司恒心里那叫一个恨哪,可怜退路已被封锁,只得背水一战。哥哥我今天晚上跟你拼了,豁出去明天落下个后遗症,今晚也要把你灌趴下,司恒心里发狠得想。

似乎是看出了他眼神中流露出的恨意,云妮儿志高气昂的叫道:“任你鬼到家,也逃不出老娘的手掌心儿。今天晚上,你要不把我伺候好了,甭想舒舒服服的睡觉。”

很快的,酒菜都摆上了桌子,四人围坐在一起,边聊边吃起来。尽管肚子很饱,又有些微醺,但司恒还是忽然觉得这样的夜晚很令人开心。想起云妮儿就要回法国了,他心中忍不住一紧,泛出淡淡的哀伤来。

“来,云妮儿,我先敬你一口,提前为你饯行。”说罢示意对方也拿起酒杯。

“哼,你是不是早就盼着我走了?这样你也可以松心了,也没人敢把你怎么样了是不?”说完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狡诈的笑意,让司恒忍不住心中一凛:这可不是个好眼神,似乎被这丫头又算计了?可是没记得有什么不对啊。

他百思不得其解,看得对面的云妮儿一阵娇笑,肩膀夸张的耸动着,更让他觉得这其中必有问题。侧眼望去,好像若惜和羽童的表情都有些不对。若惜流露出同情的神色,而羽童则显得比较兴奋,似乎对什么事情很期待一样。他心下更加狐疑,决定抽空好好问问若惜,因为她在三女之中性格相对温柔一点。不过他似乎忘记了,两人刚刚相识的时候却是从误会开始的,并且经过一阵子的敌对。

知道现在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他也就不去想这些事情了。二人喝了口酒后,话题转移到云妮儿即将回国的事情上。司恒问了问她需要带些什么东西,也好替她准备,但这句话正中她的下怀,顺理成章的提出让司恒下周抽空陪她买些东西,说难听一点,则是继续做他的高级移动行李架。

司恒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不是说周一就走么,怎么下周还有空买东西?行程变了?”

云妮儿少有的脸上一红,有些支吾得道:“嗯……没买到机票,所以耽搁了,我只买到周四的机票,所以只好周四走了……哎呀,你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了,瞎操心什么,要是不想陪我买东西就直说,干嘛绕着圈子拒绝。”

好在她本已喝了不少酒,脸上已经一片艳红,三人也没有注意她的异状,司恒听罢,立刻开口解释道:“我可没说不愿意陪你,不过最近挺忙的……但我一定尽力安排时间,多抽空陪陪你。”他虽然确实很忙,但云妮儿这一走不一定何时才能再相见,作为朋友,她的这个要求是一定要尽量满足的。

他转过头看像另外两女道:“若惜、羽童,你们这两天有空么。”

二女都点了点头,表示有空。虽然羽童和云妮儿相识不久,但由于彼此性格上有颇多相似之处,所以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很快就好得像亲姐妹一般,因此才决定抽出时间好好的陪她购物。

若惜则更加义不容辞的陪伴,毕竟两人的关系也是由来已久了。

司恒忽然问道:“怎么最近几天没有看到庄季飞缠着你们啊?”

“哦,那块木头桩子啊,去香港参加个什么会去了,走了就走了吧,不过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呢。”云妮儿倒是没什么其他想法,直接回答了司恒的问题,但一旁的若惜则显得有些表情尴尬,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情。

司恒心下奇怪,这庄大帅哥看上去对若惜一直穷追不舍的,况且又和云妮儿是老同学,关系不错,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去香港开会呢,难道有什么其他事情自己不知道的?想到这里,又看了若惜一眼,但正好迎向对方看过来的目光,视线不知不觉中相互纠缠了起来。

正当二人用眼神交流的时候,云妮儿忽然喊道:“死哼哼,我知道了!”

司恒和若惜被吓了一跳,各自收回了眼神。若惜举起桌子上的茶水,以掩饰刚才的失态。而司恒则怒视着云妮儿道:“你诈尸啊,干嘛这么一惊一乍的,发酒疯哪!”

“你放P,我看你才没安好心呢,刚才一个劲儿的打岔,是不是想分散我的注意力,好偷偷把酒倒了啊。”

“我是那样的人么,你自己看看,我杯子里的酒可一点都没少。”说完还拿起酒杯在她眼前晃了晃。

“哼,我一直紧盯着你,你自然没有下手的机会咯,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玩儿的小把戏,我告诉你,今天晚上这酒桌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来,干了!”云妮儿豪气干云的喊道,举杯一饮而尽。

这回司恒可领教了她的酒量,想起若惜曾说过她是很能喝的,心中有些胆怯,害怕自己今晚露怯,犹豫的看着酒杯,迟迟不忍下手。

“喂,你还是不是大老爷们儿?我都干了,你为什么不干?快喝!别跟个老娘们儿似的。”

司恒心中巨汗,但还算是适应她的这种语言风格。闻言把心一横,摒住呼吸,将酒倒入口中,徐徐咽下后,感觉这酒刚过喉咙就停了下来,大有翻出来之势。

眼见他的脸憋得通红,若惜赶紧伸手帮他轻拍着后背,又从上到下的反复轻抚,皱着眉头道:“小叶子,司恒看样子是不行了,要不今天晚上就……算了吧。”

“啊……真扫兴,我正喝到兴头上呢,他就不成了,还老爷们儿呢,这么孬。”云妮儿一脸的遗憾,仿佛意犹未尽地样子。

望着那张写满失望的俏脸,司恒心想,今天晚上如果不让她高兴的话,恐怕他会留下遗憾吧。想到这里,他一咬牙道:“我……我先去趟洗手间,回来……再继续。云妮儿,你可不要趁我离开的时候……偷偷把酒倒出去……”说完站起身去了洗手间,他需要把胃里的货清一清,来应对接下来的苦战。

云妮儿一听他的话,眼睛又亮了起来,月牙般的眯着,不住地点头道:“好的好的,你快去,我等着你哪,哈哈……你们看,死哼哼都说要陪我喝了,肯定没什么事儿,瞧你那紧张劲儿,是不是心疼了啊?”说完伸手在若惜的脸上捏了一把。

若惜笑着拍掉她的手道:“瞧你现在这个样子,整个儿一个女酒鬼外加女**,还学会动手动脚了,真不害臊。”

“嘿嘿,可惜我不是男儿身,否则,一定把你就地正法,抬回去当压寨夫人哩。”云妮儿望着若惜略有些发红的脸,忍不住又将手抬了起来,却被若惜机灵的躲开了。

“说你胖还喘上了,**习气暴露无遗,小童,帮我压住她,我得给她个教训才好,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调戏。”

羽童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闻言立刻出手,从云妮儿身后将她的两只胳膊抓住。“受害人”一看苗头不对,立刻使劲儿挣扎,若惜则及时从前面用身体压住了对方的大腿,双手抱住云妮儿的肩头,死死按在了座位上。

如果是平时,以云妮儿的身手,顾、乐二女肯定不是对手,但此刻她喝了那么多酒,又已被两人先发制人的压制住了,所以一时间也无还手之力,只得大喊道:“卑鄙!你们俩真卑鄙!趁我不备下手偷袭,真不要脸……啊……臭羽童,你轻点啦,压得我好痛啊……小惜惜,你耍**,不许按人家那里啦……啊……”

当司恒在洗手间“清仓”完毕,带着一嘴的难受走出来的时候,却被眼前的艳景惊呆了。

三女此刻早已衣衫不整,若惜胸口的衣服已被云妮儿将扣子扯掉,露出了淡粉色的xiōng罩,但她明显此刻已无暇顾及前胸地走光,拼命按着云妮儿的肩膀,以方便对面的羽童作案。

而站在云妮儿身后的羽童,此刻早已把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大肆的抚摸着,丝毫没有一点愧疚之色,反而露出一脸奸诈的表情。不过她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估计云妮儿反手够不到其他部位,却拽住了她的上衣,用力拉扯过,所以她穿着的低领羊绒衫的胸口已经被拽到了很靠下的位置,领口别在了内衣的下缘处,远处看去,黑色内衣与雪白肉tǐ的异样结合令场外观望的司恒顿时热血冲脑,血脉膨胀,一股热流直冲鼻腔……

……本章完结,下一章“ 突如其来的情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