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目录] > 第96章: 距离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第96章 距离

温柔e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幸好司恒早已有所准备,两只耳朵早就支得老高,这也还费了老大的劲才辨别出意思来。

听了母亲这句话,又看了看母亲的表情,司恒搂着她道:“有空,就是没空也得空出来,什么事能比这件事更重要啊,这可是我老妈的终身大事啊,嘿嘿,您说是不?!”

龚邱娥的脸更红了,又拍了他一下,啐道:“收起你那副油腔滑调的样儿,跟我这儿还没大没小的……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呢么,你要是有事……咱们再改个日子也行。”

“有空有空,太有空了,没问题,您安排吧,我不是早就说过了么,您安排好了跟我说一声就行。”司恒赶紧表态,怕惹得母亲心里别扭:“那您看……我那天晚上是不是需要穿的隆重一点啊?”说完还贼兮兮的一笑,并且顺利地又一次看到母亲的红脸。

定了定神,龚邱娥才把心中的羞却压下,心里忍不住想:没想到我在孩子面前居然变得害起羞来,我是不是太……那个什么了?

但想归想,她还是很快就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对儿子道:“那倒不必,他……很随和的,你也不要太拘束。”

“嘿嘿,行,我听您的。”司恒冲母亲眨了下眼睛,仍是一副暧昧的样子道:“如果他因为我衣着随意而看我不顺眼,您可别觉得我丢了您的脸。”

话一出口,他并没有看到母亲的犹豫,相反地,却是看到她的脸上一副淡定的样子,好像真的有十分的把握,让他心里忍不住好奇起来。

“放心吧,不会的,反正他也不是没见过……”说到这里,龚邱娥忽然停住了嘴,没有继续往下说,但还是让司恒听出了点什么。

“嗯?您什么意思?”他问道。

“没……没什么。”龚邱娥否认。

“不是吧?仿佛您刚才要表达别的意思……”母亲越是不说,他越是好奇,甚至可以肯定她刚才没说完的半句话绝对要表达出一个他可能听了之后会有所反应的意思。

不过他母亲却显然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谈得过多,忽然的站起身来,说了句“我累了,要回房休息了。”便匆匆离开了他的房间。

龚邱娥离开后,司恒反倒睡不着了,躺在床上反复琢磨着刚才母亲那未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想来想去也没个结果,最后干脆不去想了。反正和那个有可能成为自己新任父亲的人见面,他一点都不紧张,因为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考察一下那个男人对母亲是否是真心实意的,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如果在他看来这个男人不合格,那么他一定会和母亲好好谈谈,说明自己的看法。毕竟他不希望母亲在下半辈子把自己的幸福托付给一个不称职的丈夫。

定下了这个想法,他便觉得心里踏实多了,思绪也慢慢扩展开来。

天马行空的想着想着,便惦记其云妮儿的事来。周三她就要走了,这一去,正如她自己所说,还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就算以后还有时间可以回来,但她也未必会这么做,毕竟自己拒绝了她的表白,而即使再豁达的女孩子,也不见得会千里迢迢每年跑回来看自己心仪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想到这里,他还是有些黯然神伤,为自己辜负了云妮儿的心意而感到难过。但是,感情的事,又怎么能勉强呢。想来想去,觉得有些头痛。哎,最好还是帮她把心结解开才好,不要在两个人之间留下什么芥蒂,最好趁她走之前开解开解她。虽然这么想的,但他也知道以云妮儿的性子,这件事不容易做。如果她自己想得开,那么多好办,如果想不开,自己弄不好说错话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真是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想得司恒头都疼了,最后只得决定见机行事。

定下了主意,司恒决定在送她走之前请她吃饭的时候是情况而定。

才下了决定,刚要松口气打算睡觉的他,忽然一拍脑门想到:糟糕,我怎么忘了自己答应了周三晚上要陪羽童进晚餐的事了。

司恒忽然觉得很为难,刚才又已经答应了母亲周三晚上陪着一起去见她的那个“他”,这可怎么办?想起刚才母亲离开时幸福的样子,他可说不出让母亲再另改时间的话来。但是如果和羽童提出更改约定的时间,又怕她多想。

他一下子焦急起来。这回可麻烦了,自己一不留神,把事儿都凑一块儿了,这回傻了眼,事情全都排不开了!

或许是他需要考虑的是太过复杂,反正,就在前思后想之中,他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还是觉得这件事儿难办。胡乱洗了把脸,想起答应了云妮儿陪她一起购物,便打了个电话。约好了地点之后,和母亲交待了一下,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家,一时间,这件事也忘了再想。

为了履行诺言,司恒一连两天都将海天广告的工作交给了康为代管,虽然被他骂成是“重色轻友的混蛋”,但还是充分使用了总经理的权限,迫使对方无奈的接了这个任务。

他陪着云妮儿开始了回法国之前最后的大采购,当然,若惜也没有幸免,一起被拉了壮丁。羽童因为公司事务较多,所以没能一起陪伴。倒是庄大帅哥又出现了,依然是一身衣冠楚楚的打扮,头发梳理得锃亮,挂着招牌式的微笑。不能否认,庄季飞的确算得上是帅哥,但此刻在司恒看来,却是面目可憎。

他几番调整自己的心态,这才勉强不在对方面前显露出自己的厌恶来。可惜庄季飞并没有自知之明,而是不时地和他聊东扯西,害得司恒还得不断的应付,心中的厌烦无可复加。可是在司恒看来,尽管庄季飞表面上对他显得非常客气和友善,却在他的眼神中不经意地总能流露出鄙视的目光,还有一抹意味深长的邪恶笑容,这一点让司恒非常恼火,却又无法发作,只能独自憋在心里生闷气。不过好在不知道什么原因,由于庄季飞今天在场,所有购买的东西两女都大多数交给了他拎着,自己却轻松了很多,与前几次充当的“高级行李架”的角色有了天壤之别。

当然,若惜和云妮儿显然对司恒心中的烦恼毫无所知,而是一路走、一路看、一路的交头接耳,不时的还发出阵阵笑声。光看着两位美女带着如花笑妍在人流中穿梭,以属视觉上的享受,更不要说着两位美女各有各的特点。若惜的魅力来自她不经意中流露出的高贵气质和一身庄重干练而又不失妩媚的得体装束。而云妮儿则散发出一股野性豪放的美丽,一头红色的零乱短发,更显得她整个人都随时散发着一种不羁的狂野妖艳。

当然,两位女士都属于非常养眼的类型,不管走到哪里,回头率都是极高的,这让司恒感觉跟在她们后面也市面上有光。

侧眼望了望依然表现得风度翩翩的庄季飞,司恒忽然觉得,要是没有他在场,那么这次的购物或许会变得非常的值得回忆。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时分,云妮儿开始嚷嚷着肚子饿,非要吃过饭才继续。庄季飞适时地提出请她们吃饭。在一番商议之后,庄大帅哥提出请她们去北京饭店用餐。

话一出口,让司恒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吃顿饭也要去这么高档的地方,心中忽然觉得庄季飞的身份不止比自己高出一头,略微显得有些失落。他偷眼望去,若惜的面色如常,似乎并不惊讶,心想:看来若惜对他的背景很了解,而庄季飞也一定身份不低。

云妮儿对这个提议倒是无所谓,笑嘻嘻的夸庄季飞懂事了,知道在自己离开前请一顿像样的饭菜。

忽然觉得自己和她们之间产生了某种距离,司恒也不知道为什么生出了这种感觉。自己从小到大虽然衣食无忧,但却始终是普通人的家庭,对于上层人之间的交流根本没有任何接触。但即便是市里的领导因为为他颁奖时有过接触,他也从不曾产生过自惭形秽的感觉,此刻,他猛然感觉自己离若惜越来越远,不是彼此之间站得远,而是心的距离,一下子拉开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打抱不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