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目录] > 第97章: 打抱不平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第97章 打抱不平

温柔e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中午吃饭的时候,司恒很少开口说话,大多数时候是在倾听,或者是走神。他觉得自己有些融不进那种轻松气氛中了。

云妮儿贯彻着一如既往的嘻嘻哈哈,与若惜和庄季飞大谈中国文化和法国文化的差异。她们彼此间这方面的共同语言本来就很多,所以越聊越投机,不时地还回忆一些留学的往事,时而发出愉快的笑声,而司恒则越听越心烦。

终于,他忍不住站起身来,借口去趟洗手间,溜出了包间。但他不知道,他黯然的神色还是被若惜全都看在了心里,眼睛里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去完洗手间,他靠在洗手间门外的过道里,点燃了一支香烟,心里乱糟糟的,想着刚才那些混乱的思绪,竟然开始茫然了起来。

自己一个普通人家走出来的人,虽然凭自己的实力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但此刻看来,却还是和所谓的上层人有不小的差距。若惜和庄季飞从表面上看,的确是郎才女貌的一对,自己又何必在这方面看不开呢。虽然是在安慰自己,但他还是感到了心中有一种隐隐的刺痛,猛然间,他忽然觉得自己并不想原本以为的那样,将若惜和羽童在自己心里摆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至少这一课,他特别在乎若惜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对庄季飞又是什么样的感情,是否仅仅是同学和好又那么简单。

皱着眉头,思恒将烟蒂扔进了垃圾桶里,将眼镜摘下来,掏出手绢,无意识的擦拭着。

“老头儿,靠边儿点,小心把你撞残废了。”一句生冷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

他侧头一看,原来是刚从洗手间出来的一位年轻人,正在洗手池洗手,而他所站的手池旁边,一位老者正在从擦手纸巾架里取纸欲擦手,由于擦手纸巾架和他所站的洗手池较近,而老者在抽出纸巾后手臂由于用力过猛,手肘后撤的时候碰到了那位年轻人,年轻人便不干了,出言对老者说了句硬话。

老者看上去就是位学者,听了年轻人的话,并不以为意,只是微笑着道歉:“不好意思。”

“操,就一句对不起就行啦?!你长没长眼睛,就你这老胳膊老腿儿的,我要给你一巴掌,信不信就能让你丫的进火葬场?!”年轻人一副狂妄的样子,得理不饶人的骂道。

老者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说道:“我已经给你道歉了。”

“妈了个B的,你老家伙还挺横,说句不好意思就得了?瞧你那样儿就一副欠抽的德行。”年轻人依然不依不饶。

老者听了这话,显然非常生气,双手都不住地颤抖起来,脸色也变得愈发苍白,哆嗦道:“你……你……”

“你你你……你什么你,怎么着,还不服啊,我看你丫就是找抽呢。”说罢,年轻人揪住了老者的脖领子,作势便要打。

老人很有可能有心脏病,因为他此刻的脸色白得吓人,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颤颤巍巍的身子一软,就要倒下去。

“喂,你凭什么要打他。”司恒心中忍不住火起,一个箭步上前拉住了年轻人的手臂,另一只手赶紧扶住摇摇欲坠的老者,冷声说道。

“操,刚说完这老B,又来了个欠抽的,你给我滚远点儿,找不自在说一声儿。”年轻人气焰依然嚣张,一对三角眼瞪着司恒,泛出冷冷的光芒。

“这位老先生不就是不小心碰了你一下么,你至于这么得理不饶人么,你又没真的磕着碰着,没必要说话这么扎人吧。”还是为了息事宁人,司恒颇为冷静的对那人说道。

“你TMD给我滚远点儿,小心我连你一起抽。”

“你要这么说,那对不起了,这件事儿我还真就要管了,我不许你动他。”

“呦,没看出来,你还来劲儿了,你以为你是梁山好汉,该出手时就出手是怎么着?”那青年阴阳怪气地回了一句,显然根本没把司恒看在眼里。

“人家已经对你道歉了,就这么点小事你也没必要打人吧,你还讲不讲理?”

“孙子,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讲理。”说完,松开老者的脖领子,转身一拳朝司恒的小腹打了过来。

说起打架,司恒的确没有经验,更没想到他打就出手,况且他另一只手还扶着老者,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他结结实实的打中了小腹,顿时疼的弯下了腰,眼泪立刻涌出眼眶。

“操,我还以为你丫的多能打呢,就这怂蛋包的样儿,还TMD敢管闲事儿?”说完又是一拳,让司恒彻底被打倒在了地上。

那青年显然还不解气,又朝他大腿上踢了一跤,侧眼看到那老者已经躺倒在了地上,面色白得吓人,估计也猜到了老者有病,便骂道:“你丫给我小心点儿,以后别TM再装牛B。”说完还淬了口唾沫,扬长而去。

司恒忍着剧痛,赶紧扶起老者,伸出拇指在他人中上一掐,心里非常焦急。

老者微微睁开眼睛,眼神有些涣散,但还是能开口:“小……小伙子……我……我裤子兜里……有药……”说完便已气喘吁吁。

司恒立刻会意,赶紧掏兜,摸出一瓶速效救心丸来,看了一眼说明,立刻到处药丸塞进了老者的嘴里。

过了几分钟,老者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下来,睁开眼睛道:“小伙子,今天谢谢你了,否则……我这条老命差点被他气没了。”

“老伯,您别这么说,那小子就是一混蛋,您别跟他这种人计较,也别生气,咱犯不着。”说着还一面帮老者轻抚胸口,为他顺气。

老者的脸色逐渐换了过来,对司恒感激得道:“小伙子,真是谢谢你了,你这跟人不错,现在这年头,有你这心肠的年轻人可真不多了。”

“瞧您说的,我怎么着也不能看着您受欺负啊,谁让咱赶上了这事儿呢。”

“嗯,不错……不错……”老者嘴角带出了微笑。

这时从走廊里迅速跑过来一个中年人,看到老者坐在地上,半靠在司恒的怀里,立刻喊道:“姜老,您这是怎么了?”

说完跑到老者另一侧,赶紧扶住了他,一脸焦急。

“哦,小刘啊,没事,刚才有个人我不小心碰了他一下,他就……”老者简单几句叙述了一下经过。

“什么,那人长什么样儿,我这就找他去,非让他知道厉害不可。”说完便要站起身来。

老者一把拉住了他道:“不必了……你去又惹事,这事回头再说。”说完又转过头来问司恒:“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呵呵,您客气了,我叫司恒,司令员的司,永恒的恒。”

“嗯,你这小伙子人不错,今天太感谢你了。”老者不住点头。

“这您就见外了,我不能看您眼睁睁的被那小子欺负不是。”司恒想挠挠头,但刚一举起手臂,便觉小腹疼痛难忍,忍不住哼了一声。

“你的伤没事吧?”老者关切地问。

“哦……没事……我没事。”

“要不去医院看看?”

“我没事,我看到是您,还是我送您去医院看看吧。”

“我现在也没事了,不用去了。”

“那还成,姜老,我先在就送您去医院。”后来的那中年人着急得道。

“真不用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

司恒和那中年人一起扶起了老者,他稍稍活动了一下胳膊便道:“我真没事了。不用去医院。”

看老者不肯,那中年人也很无奈,转过头对司恒道:“兄弟,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说完从兜里掏出钱夹,拿出一打人民币,也没数,便递到了他的面前:“这些钱算是我谢谢你刚才帮姜老的,拿着。”

司恒却显得有些不悦:“我帮忙是因为看不惯那人的做法,并不是要这个。”伸手将钱退了回去:“你要这样,那就没意思了。”

老者哈哈一笑道:“好,我早就看你小伙子人不错,嗯,不错。小刘把钱收起来吧。”

那中年人只得又把钱收了起来,但眼神中颇为感激。

司恒又和老者说了几句话,老者便要离去,临走时给了他一张名片,说有事需要帮忙就找他。

司恒礼貌的结果名片,心中也不以为意,但还是到了谢。

回到房间,若惜看到司恒衣衫不整的样子,立刻站了起来,飞快地走到他身旁道:“司恒,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刚才在洗手间外面碰到点事,吵了几句。”他不打算把事情说出来,便敷衍道。

“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伤着没有?快让我看看。”若惜的话十分焦急,让司恒心里非常温暖。

云妮儿也早已蹦了过来,拉着他的手问:“谁打你了?跑哪儿去了?我非把他废了不可。”脸上一副怒火冲天的样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最后的午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