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目录] > 第98章: 最后的午餐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第98章 最后的午餐

温柔e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人已经走了,你们追不到的。况且,我也没受伤,算了吧。”他赶紧出言阻拦。心知以云妮儿的脾气,肯定跟人动手打起来,虽然她身手不错,但那个年轻人显然不是什么好人,搞不好还是个hēi社会加**,真要是招惹了那种人,肯定非常麻烦,如果因此而让云妮儿受到伤害,那就更麻烦了。再者说,能到北京饭店里吃饭的人,北京或许会很大,别看那人是一身的**习气,但搞不好身后有高权人士撑腰,如此想来,多一事的确不如少一事。

听到司恒的话,云妮儿明显还是不服气,道:“你都挨揍了,还算了?!你有没有骨气啊?”

“这不是有没有骨气的问题,而是懂得调节心态的问题。人如果太张扬了,自然会有栽跟头的一天,我不去计较,以他的所作所为,早晚会有人跟他计较。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学他的处世方式呢?”

“就你有理,哼。”云妮儿无话反驳,只能回到座位上,自顾自的生气。

一旁的若惜看到这种情况,便道:“小叶子,你也没必要生气,我知道你是关心司恒,但他的话很有道理,既然没受伤,也就算了。”她一边说着,以便还在仔细的检查着司恒的脸和身体,脸上写满了关心。

“算了算了,反正我都要走了,他爱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也管不了,管了也不一定落着好,反正我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他也没把我当回事……我……我……”云妮儿越说越气,少有得红了眼睛,似要落下泪来。

司恒心里感动,也明白云妮儿话里的意思,知道她又想起了对自己表白而无果的痛苦,有些为难,不知如何劝慰,只得看着身旁的若惜。

若惜听得一头雾水,但隐隐觉得云妮儿的话里另有他意,只是一时还没弄明白,看了司恒的眼神,更加不知道如何开口。

司恒心中叹了口气,觉得在云妮儿离去之前,确实不应该让她的心里更加伤心,正要出言认错,却偏见坐在座位上始终没有站起来的庄季飞那望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毒。

他虽然心里咯噔一下,但很快就明白是因为若惜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关心惹怒了他,不过自己也不怕他,除了没他有钱以外,自己不认为任何地方输于他,所以也不在意,反而觉得有些自得,毕竟若惜在他的面前表现出来对自己特别的关心,让他很有面子。

司恒坐到云妮儿身旁,轻轻地扳过她的肩头,笑着道:“你看你,才说了几句,就生气了,怎么跟个小孩似的。”

云妮儿使劲扳着肩头,不让司恒将自己的身体转过来,闻言哼了一声,没有答话。

“好啦好啦,刚才全是我的错,我不该把你的好意当成驴肝肺,我有罪,您看您大人有大量,能给小的一个机会么?”他低声下气的说道。

幽默地语言让云妮儿扑哧一声乐了出来,但立刻又扳起了脸,恨声道:“你知道就好,少在这儿虚情假意的跟我套近乎,我不听。”

“不听我也得说啊,我郑重在这里声明,我司恒为刚才对叶云裳小姐的粗暴无礼正式道歉,罚酒三杯,先干为敬。”说罢倒了三杯酒,拿起第一杯酒,一口气喝了下去,又拿起第二杯酒欲干。

云妮儿一把抢过了酒杯,怒道:“你这人就是做事顾前不顾后,刚挨了揍就喝酒,你是不是程序找死啊?不许喝!”

司恒知道她是消了气,便笑道:“好好好,叶大小姐发话了,我谨遵教导。”

一场小风波便雨过天晴了。不过因为刚才的插曲,大家都失去了吃饭的兴致,很快便决定离去。

庄季飞换来服务员结帐的时候,却被告知已经有人结过账了,问清了结帐之人,司恒才知道就是那个后来找到姜姓老者的中年男子。

想到这里,他掏出老者给自己的名片,看到上面只写了姓名姜牧远和联系电话,其他就没有了。他立刻拨通了姜牧远的手机号码,对方接听了电话。

他立刻向对方道了谢,而姜牧远则笑着说这点小事没什么。他问对方在那个房间用餐,自己打算将钱送过去,而对方答道已经离开了饭店。司恒无奈,只得作罢,随后他关心了几句,客气的表示改天回请对方。姜牧远开心的答应了,二人这才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他心中一动,问服务员:“这桌饭多少钱?”

“六千八百三,去零头一共六千八。”服务员客气地回答。

司恒下了一跳,觉得非常不值,旁观庄季飞的表情,却显得非常镇定从容,显然没把这点钱放在眼里,心中更加觉得任何人之间的差距如此的大。

一连两天,司恒尽职尽责,陪伴在云妮儿身旁,周二晚上还特别到了干妈家辞行。龚邱娥盛宴款待,做了满满一桌子好饭。心缘也特意赶来了,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了顿团圆饭。只是最后提起云妮儿的即将远行,却又伤感起来。最后除了小莫和龚邱娥之外,都醉得一塌糊涂。

周三终于到了,一大早,司恒带着三女去了医院,将苏苏的早饭送去医院之后,便才赶去了羽童家。按照约定,今天他将送云妮儿上飞机,在登机前,应约和她共进午餐。

上楼的时候,他还在发愁,琢磨着晚上的两个约会如何解决的问题,越想越头痛。

进了羽童家,三女先将云妮儿的行李准备好,然后在客厅里倾诉着离别之情。这段时间的相处,让三个姑娘之间产生了深厚的友谊,况且现在三人还是干姐妹,所以这次云妮儿的离别,让若惜和羽童格外的伤感。

司恒心里想着,不知道云妮儿怎么跟另外两女说的,因为两人肯定会要求去送行,而司恒和云妮儿则会共进午餐,按照她的说法,进餐的只有两人,所以,他不知道云妮儿怎么安排才会谢绝若惜和羽童的送行要求。心缘因为今天是负责苏苏的看护,所以在到医院的时候就提前和她道了别。龚邱娥则是周二晚上吃饭的时候就被云妮儿以怕干妈伤心,受不了离别之痛为由拒绝了送行要求。庄季飞好像有去外地了,所以今天不会出现,这倒让司恒心里乐了半天。

当云妮儿提出要去机场的时候,若惜和羽童一同起身要送,却被云妮儿拦住了,拒绝让她们送行。

二人奇怪,本来特意请了假要送她,而她则不让,便问原因。

云妮儿道:“今天就让我和司恒一起去机场吧。有些话我要单独和他说说,不希望你们在场。”

两女更加奇怪,不约而同的将眼神瞟向司恒。司恒大是尴尬,没有回答。

云妮儿又道:“说实话,是我要求这么做的。你们还有很长时间,可以天天见到他,而我却不是。我想在走之前单独享有他半天的时间,希望你们别介意,也恳求你们给我这个机会。”

若惜忽然间若有所悟,似笑非笑的瞥了眼司恒,好似再说:好小子,没想到你们之间居然还有秘密。

司恒更加尴尬,说道:“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你们别误会。”

“我们误会什么了?”羽童看了若惜的表情,似乎也有所体会,便凑趣道。

“我……”司恒无语,只觉得背脊上的冷汗不住的滑落。

“你们别猜了,我告诉你们……你们猜得都猜对了……”以云妮儿这般的豪爽性格,也不禁脸红了起来:“都说了吧……其实我对他很有好感,但是……被他拒绝了。”

说到这里,她的眼神又迅速暗淡了下去,但很快还是抬起头道:“所以,我希望在离开之前和他能够有个单独相处的机会,请你们给我这个机会。毕竟……你们的机会比我要多得多……”

此话一出,另外三人都觉得尴尬了,若惜特意咳嗽了几声,以遮掩心中的不安。

羽童啐道:“你想跟他私会就直说,没必要把我们拉进来,去去去,赶紧滚……”

※※※

司恒和云妮儿坐在首都机场内的咖啡厅里,听着悠扬的萨克斯音乐,相对无语。

望着云妮儿越来越浓重的悲伤表情,他心里除了叹气,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是相对沉默着。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伤感,为这清静的环境增添了几分哀怨。

还是云妮儿先开了口,拿起桌子上倒满的红酒的杯子,道:“来,司恒,为我们的重逢干杯,也为我们的友情干杯,更为我们这最后的午餐——干一杯!”她仰头将就灌入咽喉,猛然咽下,也同时咽下了伤感的泪水。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今天是什么日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