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目录] > 第99章: 今天是什么日子

《爱上谁给的爱情(网络版)》

第99章 今天是什么日子

温柔e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司恒的心里也不好受,看着云妮儿一连贯的动作,只得拿起自己的酒杯,陪着她一饮而尽,但却觉得入口的满是苦涩。

云妮儿又拿起了酒瓶,给自己倒了红酒,举起杯道:“这第二杯,我祝你能够永远幸福。”说完又一扬脖,将酒灌入了咽喉。

看着她再次拿起酒瓶,司恒伸出了手,止住了她的动作:“云妮儿,别这么喝。”

她倔强的甩开司恒的手,继续倒酒,脸上因快速的喝酒而增添了几分红晕,眼神有些迷离。

“没关系,就让我喝个痛快吧。”她轻声说道,又将整杯红酒灌了下去。

这一次,司恒直接拿过了酒瓶,摆在了她够不到的地方,柔声说道:“云妮儿,别这么喝酒,你一会儿还要上飞机呢。”

这句话一出口,反而让她变得更加感伤起来:“臭死哼哼,我都要走了,下一次再见面……或者我们以后都不一定有见面的机会了,你为什么还要阻拦我。”终于,她的眼泪还是夺眶而出。

司恒心里掠过一阵痛苦,他此刻也不好受。明知云妮儿的心意,却又无法做到让她开心,本想开解她,但终于知道自己做不到。

“不,我们会经常见面,你休假的时候就可以回来,你回来我还陪你逛街,陪你喝酒,好么?”他轻声道。

云妮儿凄然一笑,早已没有了往日的豁达和开朗:“回来做什么?看着你和别人双宿双飞么?看着你在我面前搂着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么?你别傻了,那样我会更不开心的。”

司恒又沉默了,无言回答,其实他心里明白,对方说的都是实话。再大度的女人,也不可能面对自己心仪的男子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而装作毫无所谓,那会让她更加痛苦。

看到司恒并不答话,云妮儿心里什么都明白,她叹了口气,道:“不论最后你选择顾若惜还是乐羽童,我希望,你尽量不要伤害另外一个人……尽管我知道这很难,但是……我此刻才发觉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所以,我不希望看到她们两个其中任何一个人会和我一样的下场……别忘了,她们还是我的好姐妹。”

停顿了一下,她继续道:“其实我并不是第一个……心缘比我还早……别多想,是我听若惜说的。”她看了看有些尴尬的司恒,勉强一笑:“既然做出了决定,就不要再后悔,感情的路上,说不清谁对谁错,就像我明知道和你不会有结果,但还是保留着这样的一个幻想。我想……我这次走,恐怕是不会再回来了。”

“为什么?”司恒一惊,连忙问道。

“你觉得我还有回来的意义么?与其以后亲眼看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倒不如永远看不到、永远不知道这样的消息,就让我在心里保留着对你最后的完美形象,至少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有做出决定和任何一位女性相守一生,那么……或许我会好受一点。”

听了云妮儿的话,司恒心头一酸,黯然的点了点头。他非常明白她说的这些话的含义,也知道这是事实,只不过一想到这次的分别,或许就是两个人最后的见面,心中还是忍不住难过。

他想开口相劝,才一抬头,便看到云妮儿那双弯月般的眼眸散发出来的温柔的光芒,见到司恒抬起头,便道:“你不用再试图劝我,我已经决定了……就算我求你了,别再联系我,让我试着去忘记你,试着去重新开始生活。”

“云妮儿……你……又何必呢……”他喉头哽咽,哑着嗓子道。

云妮儿伸出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嘴,说道:“听我说完,不要阻止我。其实,我在想,或许这一次我根本就不应该回来。原本我始终认为,你在我心里只不过是儿时的纯真记忆,我对你的感情,就是青梅竹马般朋友之间的感情,非常的纯洁,毫无半点杂质。但是,当我意外的和你重逢之后,才逐渐发现,原来我心里真的没有把你仅仅当成一个儿时的玩伴那么简单。”

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我想你在见到我的时候,一定是很开心的,但那种开心,只不过是因为又看到了你儿时最好的朋友,看到了铁哥们儿般的高兴,而不是……不是……不是我现在想来当时我见到你的那种发自心底的……开心和快乐……”

云妮儿越说越激动,嘴唇也略有些颤抖起来,情绪越来越不稳定:“可我当时并没有发觉自己心里的变化,还始终认为我也和你是一样的想法,直到后来这些天和你的接触,才慢慢发觉了自己的真心真意,其实……我对你的感情原本就没那么简单,这也解释了我为什么在法国这样一个浪漫的国度,生活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尝试过任何一段恋情的原因。因为……我心里始终没有把你忘记……”

司恒用手指蹭去眼角的泪珠,深深地吸着气,想要试图平静下来,但与妮儿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根钉子一样戳在他心里,让他疼痛不已,甚至无法呼吸。

他没有想到在云妮儿的心里,竟然埋藏着这样一份深厚的感情,这比自己当初听到她向自己表白的时候,还要让他震撼。而且,此刻的他,在震撼之余,也为忍不住为她感情所受到的挫折而难过,况且这种痛苦就是他所亲手造成的。

“对不起……云妮儿……我……”

“什么都别说了,这件事,并没有谁对谁错,如果说错,那么我们只不过错在了相识在今生。”云妮儿黯然道。

司恒的心乱极了,既不能做些什么来表达自己的烦乱,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如何做才能让云妮儿好过一点,更不知道这一别之后是否真的如她所说,永远没有了在见面的机会。他只知道,他现在非常的痛恨自己,为什么要让眼前这个真正关心自己、爱自己的人伤心,也非常痛恨自己没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难题,甚至连一句能让她忘记痛苦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慢慢将眼镜摘下来,随意的放在餐桌上,伸出左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捏着自己的鼻梁,微闭的双眼,毫无焦距的直视着前方。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并不能看清眼前那张充满痛苦悲伤的脸,也是一种逃避,可面对这种状况,除了内心的逃避,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静静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云妮儿心里明白,刚才那些话一说出来,给司恒的打击是非常大的,也让他更加困惑,然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充满了困惑呢。

她心里叹了口气,用一种尽量得轻松语气对他道:“算了,我们不再谈这些扫兴的话题,还是换个轻松一点的吧……你是不是今天晚上答应了羽童,和她一起吃饭?”

“嗯?噢……是的。”司恒拿起眼镜重新带在鼻梁上,望着眼前这位重又给了他一番新的认识的女性。

“那么……若惜没有约你么?”云妮儿问道。

“没有啊,你为什么这么问?”他有些奇怪。

“哦?是么?她真的没有约你?”云妮儿听了他的话,居然也变得奇怪起来,这让司恒更加好奇。

他追问道:“她为什么要约我?有什么特殊理由么?”

“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哦。”云妮儿歪头想了想,开口道:“其实今天……”但又忽然停住了口。

“今天怎么了?有什么特殊么?”对于对方的欲言又止,他显然不明所以。

云妮儿摇了摇头,顿了一下又道:“既然你不知道,那我还是别说了,否则反而会让你……反正你今晚就知道了,我还是别掺乎了的好。”

听着她奇怪的话,司恒更加觉得有古怪,忍不住再问:“看来你一定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为什么你会认为今天若惜也会约我?”

“还是……让羽童自己解释给你听吧,或者……你自己会琢磨过来。”云妮儿显然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忽然改口道:“今天是我要走,我们能不能不提她俩?”

“那……好吧。”既然对方不愿意说,他也不便勉强,但是他忽然想起来,母亲也约他今晚和那个男人见面,难道今天真的是个特殊的日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临别之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