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借聘教师 [目录] > 第2章: 只身南下(二)

《借聘教师》

第2章 只身南下(二)

阿愚国芳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火车18:10停在随州车站,桂香老师想起了好朋友谢老师,那是她年前(12月)在湖北教师培训基地参加湖北省高中骨干教师培训班上结交的好大姐。很想与谢大姐联系,可惜没有手机,只好作罢。谢大姐是一位快言快语性格刚直事业有成的老师,交谈中,多次流露出走出随州风风火火闯九州的豪情,想圆外出教书之梦,以弥补年轻时放过机会之不足。这时,若有谢大姐在身边,桂香老师就不会彷徨了。

躺在舒适的软卧车厢里,把玩手里的车票,563元,是普通坐票的3倍,倚在3个软软的枕头上,舒服极了;音量,可大可小;灯光,可明可暗;门一关,安然入睡,绝不可能有小偷光顾;服务员按时送上开水,同室四人交流、打扑克……洗嗽、上厕所都很方便。想到这张决定去留的车票,桂香老师不得不相信命运。思绪又在飘飞:今天(初六)早晨,桂香老师和丈夫再次为去留问题讨论了一番,特想走出去的丈夫说:“这样讨论来讨论去,不会有结果的。离报到日期不远了。我去火车站看看,买得到卧铺票,就说明我们该去;买不到卧铺票,就说明我们该安分地呆在这里。”M市是过路站,每天只有两趟开往广州的火车,卧铺票只有几张,必须提前购买。春运期间,更是无法在窗口买到。桂香老师在家里清洗被套床单,为开学做着准备工作。半小时后,丈夫兴冲冲骑着车回来了。神秘地说:“你猜,怎么样?”“不用猜,落空了!”虽是预料中的结果,但桂香老师还是心里咯噔了一下,沉下去了。丈夫却站在旁边不动,抬头看丈夫兴奋的表情,又觉得一定是买到了,他在卖关子呢!“真的很巧,我遇到了你的老同学,他在送市政府的一位客人,他说只有一张软卧票,你要不要,只有一张,只能走一人。我就拿回来了!你要报到,你先走。过了十五元宵节,我再来!”丈夫两眼放光,他是积极主张南下的,他的心早已飞到了特区。“唉!也许命里注定我得折腾一次!”想到这里,桂香老师的信心更加坚定了。不知不觉嘴角往上翘了一翘!翻了一个身,躺得更舒服了一些。真是巧合,不早不迟,刚好遇到了这位在市府工作过的老同学,刚好还有一张票,整个站软卧仅有三张呀,难道是冥冥之中的事情?

到襄樊,桂香老师居然去用冷水洗了头,房内有暖气,并不觉得冷。在大雪覆盖大地的路上用冷水洗头,真是奇迹。

这时广播了传出“谁有烫伤药,请贡献出来,6号车厢有人烫伤。”“可惜,我没带烫伤药。”桂香老师想。硬座车厢的拥挤可以想见,97年春节她曾与丈夫一起体验过,过道、厕所、洗手间挤满了人……这都是南下打工的人,一般在16-25岁之间,就是这些寻梦的人造成了春运的紧张,不知不觉,桂香老师也加入其中了。想想这些人,桂香老师释然了。有时,她望着那些虽疲惫不堪蓬头垢面仍溢出青春活力的面孔,感动不已,还有的背着2岁的小孩,坚定地扑向广东一个小镇,在那里实现致富的梦。这样打工,是相当辛苦的,但这些人往往将辛酸埋于心底,将不多的薪水攒成整数寄回落后的农村,或建房或娶媳妇或供弟妹读书,以慰父母的心。每次回到老家,听到父母谈及村里某某打工赚了多少钱解决了多大的困难时,桂香老师就生发出对这群打工者的敬意,敬佩他们的闯劲。“他们初中毕业,文化不高;睡通铺,吃份饭,生活条件艰苦;一天干十几个小时,劳动强度大。但他们不犹豫,不叫苦,勇敢地分担了父母的忧愁,为今后成家积累资本,为父母增添一份喜悦。……如果我同他们一样,我会犹豫吗?“

带的行李多,桂香老师担心在广州火车站转车不方便,又是天助她也!刚下火车,对面就停着一列开往深圳的火车,先上车后买票,方便至极;正担心行李无法放到货架上去,一对小青年主动让座,他们在广州东站下车,桂香老师的行李就放在了座位上。虽沿途上下的人很多,桂香老师坐在那儿却安然无恙。

所不好的是,火车上开冷气,一热一冷,实在受不了,冰火两重天那!桂香老师真佩服那些穿衬衫的人。

到深圳已是下午六点了。暮色沉沉,车站人潮拥挤。桂香老师无心欣赏深圳风光,吃力地拖上行李,向目的地进发。目的地离火车站很近,她上次同丈夫一起来试教时,走过,她还依稀记得路途。看到有人站在车站四处张望,她很庆幸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虽举目无亲,但至少目标是明确的。有个具体的归宿地是多么惬意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面见领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