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借聘教师 [目录] > 第3章: 面见领导

《借聘教师》

第3章 面见领导

阿愚国芳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自由宁静的蛰居生活结束了,桂香老师没有遗憾。这5天,人在深圳,心仍在M市;脚踏在繁华热闹的特区的土地上,视线却流连在曲折离奇的文学作品中。她并没有真正进入特区。“从今天开始,我就是真正的特区建设者喽!”她特意在一本挂历上作了一个记号----正月初十。然后轻盈地步下楼梯,走向办公楼。

她首先到学校教务处,她年前来试教时就到过的,位于办公楼三楼的转角处。接待她的是一位高大的中年女老师,简洁地交代了她的工作任务。初二(3)、初二(4)班语文,可能会担任初二语文备课组组长。她没有多问,领了备课本就离开了教务处,径直朝李副校长办公室走去。她想找李副校长说说,因为上次来试教就是李副校长接待的,后来的录用电话也是李副校长转达的。算是熟人了。她走到四楼副校长办公室,很巧,李副校长已到,正在擦办公桌,抬头见她进来,就主动笑着跟桂香老师打了招呼。这多少减轻了她的紧张情绪。她也就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校长,我想当班主任。因为我一人在深圳,有时间跟学生打成一片。”她还想再解释自己做出这个决定的想法时,李副校长爽快地说:“好。我们就是欢迎这样主动提出工作要求的老师。我把你的想法给贾校长汇报一下。”不由分说,他就拿起桌上的电话打了过去。然后,就吩咐桂香老师去拜见贾校长。并送出办公室,指了指斜对面的办公室,示意她过去。

“贾校长脾气怎样呢?”她还未谋面。容不得她多想,就走到了校长办公室门前,门是虚掩着的。她礼貌地敲了门,一位瘦高的中年男人打开门,请她坐下,她有些忐忑地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校长询问了她的情况,丈夫工作怎样,孩子多大等等,她一一作了回答。接着校长谈了学校的发展,还对她这位新老师提出了几点要求。她也一一记住了。下班后,她在日记中写道:“校长谈得很中肯,①要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既然学校录用了你,就肯定了你的过去。过去的成绩仅属于过去。现在,一切从零开始。要充分利用学校的教学设备,提高教学成绩。②要准备吃苦,不能有攀比思想。别人也是这样过来的。他们已经从炼狱升到天堂。如果你能成功,对于后来者来说,也是一个羡慕点。并讲述了当初他自己从韶关过来的情况……真是推心置腹,还谈到语文组的情况,说语文组的老师都很平和,没有刺儿头,要多听课多交流。许多老师原来都是高中教师,教学的原理都是一样,肯钻就能有收获。他希望我能克服这段困难期。目前,W中学的硬件设施上去了,你赶上了好时机,要把握这一机遇。”她写到这里时,就暗暗下决心,“抓住机遇,克服困难,立住脚,扎下根,让自己和孩子成为特区人!”

目前摆在桂香老师面前的最大困难是:没有单独的房间,必须住集体宿舍。吃中餐时,桂香老师遇到了管后勤的茹主任,提及能否一人住一间房茹主任否定了,刚好李副校长走了进来,也说不可能,学校房子太紧张,并嘱咐她目前不要提条件,等试用期过了再说。现在才明白,她的左邻右舍能拥有一间房也经历了住集体宿舍的过程。但愿丈夫明天来了后能尽快找到工作,分散一下带来的东西。

既来之,则安之。再苦,也要走下去。正如贾校长所说:“深圳花那大气力引进的是人才,不是庸才。”“没有几把刷子是不敢来深圳闯荡的。”的确如此,她心甘情愿地来了,带着期盼来了,当她放弃优越的条件时,就下了吃苦的决心。她不打算再提住房、孩子入学的事,沉下心来工作,但她还是提出了她的要求:当班主任。一是便于了解学生;二是目前太闲。人一闲,就会怨,怨多了,就会后悔就会消极。她想用工作来充填时间,用收获来赶走失落。能否如愿呢?那又将是怎样一帮学生呢?她期待着。

今天的桂香老师既期待着即将迎接她的工作和学生,也期待着丈夫的到来。丈夫已买好火车票,明天就会到达深圳,但愿明天另一位女教师不住进来,让她们夫妻好好谈谈话,互相鼓励一下。每次遇到困难,只要有丈夫的鼓励,她心中的郁结就会化解。不打电话,不告诉他住房的问题,免得他失望,让他一路上高兴高兴吧!

她一人坐在宿舍里发呆:“昨天还想如何布置寝室,今天就发生了变化,因为这间不大的寝室不能由我一个人随便摆布,它属于两个人。我每动一件东西,都还要考虑另一个人的意见,我不能太霸气。‘同船过渡,五百年难修。’我能与她同处一室,也是今生的缘分,说不定以后独立了,还会成为一对好朋友,在这举目无亲的地方串串门,说说心里话。”

“能走到这一步,真需要决心和勇气。”不争气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桂香老师也不去擦它,让它转吧,它不会滴下来的。她想:“因为几位领导对我寄予了希望才聘用我,并非要惩罚我才聘用我;M市的领导也是对我的前途寄予了希望才放行。我不能辜负这帮好心人的希望。”她吞回眼泪,轻声地哼起歌来:“好人一生平安”“爱拼才能赢”“阳光总在风雨后”,桂香老师爱唱歌,她有两个杀手锏:心情郁闷时就写日记,想哭时就唱歌。这是她缓解情绪的绝招。她还经常得意地给别人传经送宝呢!

此时,夜深人静,她又打开了厚厚的日记本,写道:“蝈蝈是13:26分的火车,可以想见:M市火车站,老父老母幼儿“执手相看泪眼”的情景,一切担忧皆在父母的眼泪中。人到中年,今天是蝈蝈的40岁生日,古人云:“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四十岁去追求一个缥缈的梦,究竟是“惑”还是“不惑”呢?”

“今天我特伤心,不为工作也不为薪水,只为不能与蝈蝈住在一起,夫妻分离。十多年来,我俩总是手携着手互相鼓励着向困难进攻,现在连这一条件也不具备了,真是沮丧极了。”

“与其说特在意房子,不如说特希望有一个独立自由的空间。哪怕仅容一张床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也行。我特在意温馨的小家。也希望有一个埋藏隐私的地方,两个陌生人面对面住着,实在有一种说不出不适应感。”

﹡﹡﹡﹡﹡﹡﹡

……本章完结,下一章“ 面见同事(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