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热门书签排行 > 不讲理迷糊相关小说
关于不讲理迷糊的相关小说

《倦寻芳》·第24章:春欲晚,微风凉碧衣(四)

导读:…不听话,嚣张霸道,蛮不讲理,甚至还想要别的男子……哼”“喂”我不管他胸前是不是有伤,推他一把,叫道:“你不也是么既不温柔,又不听话,嚣张霸道,蛮不讲理,大概也在想着别的漂亮女人吧~~…进入阅读>>

《致命爱侣,总裁情在浓时》·第50章:第一次见太太!

导读:…糊,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本来就热,秦玉贴着就跟大热天里抱着个暖炉似的,让人喉咙发干,却还隐隐带着点渴望,直到秦玉松开的瞬间,她才大张口喘着气推开他,艰难道,“不行。”“没有不行。”~~秦玉竟然蛮不讲理。好不容易攒起一股劲儿,被秦玉卸掉之后,蓝心就软成了面团儿,任由他摆弄。听不到,看不到,只有感官变得无比的清晰,像是一粒石子落入湖心,激起层层~~蔓延四肢百骸,蓝心迷迷糊糊的想,终于酒后乱了回性……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光溜溜的……昨晚的片段,慢慢浮现,最后停留在秦玉伏在她身上,~~…进入阅读>>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第126章:尿床的小孩

导读:…白筱迷糊地掀开眼,视线里是迅速倒退的露天广告牌,而她自己正坐在轿车的副驾驶座上。抬起冰凉的手背搭在额头上,才稍稍清醒了些,一偏头,就看到旁边正在开车的男人。~~干嘛”白筱因为他蛮不讲理的举动而生气。郁绍庭绷着一张脸,也不看她,发动车子驶进了车流里。白筱越想越气,靠在座位上,眼圈有些暖,车子停在十字路口时,她伸手就要去开车门。~~…进入阅读>>

《那个流氓吻过我的唇》·第52章:伤心

导读:…的耳边叫着不停,我迷迷糊糊想把上官云叫醒的时候,上官云居然醒着的说:“我知道了,你继续睡吧,抱着你我肯定抱不着。”说完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亲就走了。我有气无力的说:“明天什么时候走啊。”很~~走的。”一直都是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依稀的听到上官云关上门的声音很快的又进入了梦乡。昨晚被上官云吵得没睡怎么好,早上的时候自然是醒不来了,还是刘锡进来叫我的时候我才慢慢吞吞的起来洗漱,~~…进入阅读>>

《豪门通缉:邪魅总裁放过我》·第30章:眼珠子

导读:…再经营往日的形象,毫不讲理的叫嚷道:“大家给我评评理,这个死女人她冲上来就抓疼我不说,现在竟然还说要抽死我你们说说这是不是太欺负人了”“呵你不是想抽我吗,来啊,往这抽,狠狠的抽,在蓝~~”蛮不讲理,莉莉大跨向前,一脚去将左伊伊踹开。“伊伊”宁萌急了,跑过去拉左伊伊,冷笑,莉莉又是一脚。直接将她给绊倒了,跟着走上去,拽住她。~~…进入阅读>>

《霸道总裁,请放手》·第1章:相遇

导读:…我陪你一起吗你这个迷糊鬼,我担心你一会不能进来了。”凌若若一边举着荧光棒,一边拉着彤思琪的衣袖温柔的问道。“你用了啦,我哪有那么迷糊,你不要担心,我马上就回来了”思琪一副你不相信我,~~彤思琪觉得这个人太蛮不讲理了,她活这么大还没有被人如此不讲道理的骂过,心中愤愤然,怎么可能轻易让他离开,于是人堵在他的车前,不让他离开。韩奕杰将钥匙插进车里,正要发动引擎,抬头看到他堵~~…进入阅读>>

《情惑契丹王》·第28章:开卷——:再遇

导读:…上,脑袋里其实已经迷迷糊糊了。玲珑尴尬地笑着,穿上女装,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抱着,浑身升起了一股燥热,“我说萧宁,你能不能先放开我”他的双臂紧紧环住了她的身子,她连挣扎都免了,根本就没有动弹的机会。“不要离开我。”耶律休哥喃呢着,头越来越沉重起来,以为怀里的人就是自己借~~…进入阅读>>

《贪吃王妃》·第53章:陌生男子

导读:…看着对方一脸迷糊的看着他,口齿不怎么清晰的说道:“妖孽,你怎么变样子了”“公子,你认错人了。”男子一拱手,想要挣脱开奚落落的拉扯。“公子”奚落落低头望了望自己的装束:“啊,对了,我现在是公子,嘿嘿。”奚落落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脸:“哎哟,这样子~~一把,男子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男人,有些生气的盯着她。“看什么看,不服啊,有意见啊,有意见保留。”奚落落靠在墙边缓缓的坐下闭上眼,真困啊。男子见她渐渐松开了手坐在墙角,这才松了口气,真是个疯子。一步从她身上跨过,向大院子里走去,据说这儒雅轩后院的塘子里荷~~…进入阅读>>

《权少的独家新娘》·第40章: 原来,是权少夫人

导读:…施小雪迷迷糊糊的拿起电话,就听到电话那边的冯莹扯着大嗓子问,这让施小雪不禁怀疑,她第一天看到的那个一丝不苟,十分严肃,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女人到底是不是冯莹,还是说当时只是她的错觉身上酸疼,施小雪十分不情愿的起来。权子圣这个活禽兽,简直是贪婪的无边无际了,这~~霸道起来,不讲理的。“好了,我吃完了,赶紧去换衣服吧”把吃干净的碗底给瑞安看了一眼,砰的一下放在桌子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后,施小雪还是觉得憋屈的慌晚上受他欺负也就算了,白天他都去上班了,还要管着自己,他的手会不会伸的太长了~~…进入阅读>>

《既生缘》·第11章:疯了

导读:…喃自语,仿佛自己也很迷糊,不过很快的,他脸上就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想让你,代替她。”“不不可能”班恕之说着,极快地扬起右手,把茶壶砸到贺飞云头上——没有想象中的情景发生,贺飞云没有被砸晕在地。他的右手,握住了班恕之的手臂,左手,轻易地掰开她的手指,把瓷器茶壶扔到那边墙下。~~没有更加霸道的人讲不讲理他说了算他凭什么说了算他是她的谁啊“贺飞云,我怀疑你,有精神病”班恕之鄙夷地看着他。眼神是无所畏惧的了。“这你不用管,”贺飞云说,“说说你的表妹,你认为她怎么样”“你什么意思”班恕之吃惊地回过头来,盯着他的脸。~~…进入阅读>>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第249章:以后生两孩子,就叫郁思祁,郁念佑!

导读:…腿,昨晚手术后,她迷迷糊糊听到杨叔叔说:“手术很成功。”那是不是表示几个月后,她这条腿就能恢复如常徐蓁宁摸着腿上的白色石膏,昨晚她被推进手术室前,她想问夏澜,郁绍庭在哪儿,她为了他,伤得这么重,但他却连人影都不曾出现,一想到他可能陪着另一个女人在睡觉,她就喘不过气来~~…进入阅读>>

《倾世恋,宦妻传奇》·第283章:好好锻炼

导读:…被子钻了进去,睡的迷迷糊糊的沐雪翻了个身看了他一眼,接着闭上眼睛睡觉,谁知道睡着睡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猛然间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的小包子上正放着一只儿狼爪。“你干吗”用力的推了推,认料对方却反而得寸尽进,不但没的收回手,反到伸进衣服一把握住。“啊”沐雪尖叫一声,本能~~司马流云这个人根本就不讲理,就许他和公主亲热,她多和别人说说话都是犯了天条。她怎么会找上这么一个人啊。耳垂上突然传来一阵凉凉的感觉,沐雪回过神才发现司马流云在给她上药。“你乖乖的待在帐篷里别出去乱跑”本来是想惩罚她一下,但在看到她一脸委屈的样子时,还是忍不住取了药膏给~~…进入阅读>>

《皇妃勾心斗帝》·第24章:繁忙

导读:…情的话,她就当是某个迷糊的姐妹走出房间,当了她一夜的暖炉吧。嗯,好像是平的为了准确些,在往下一点点好了。水潋星这一摸可是摸得小心翼翼,提心吊胆,万一真是个男银,她可怎么办啊是不是该杀人灭口啊不然,谁要为谁的清白买单啊她甩甩头~~爱说笑,我又岂是那般不讲理之人,我今日来是要把尾款给妹妹结清的。”语毕,她伸手要身后的婢女把一叠银票奉上。水潋星看到银票,眼前一亮,顿时笑颜如花的伸手接过,“贵妃姐姐还真是效率派哈”夸了人家一句后,她便乐滋滋的数起银票来。反正这顾举也贪了不少百姓钱,不坑她女儿坑谁~~…进入阅读>>

《漂亮妈咪帅情郎》·第32章:温情卷 妈咪养帅狼 Chapter32

导读:…”迷迷糊糊中,清泽能够听得见是筱琪妈咪焦急的声音,自己张了张嘴想要回答她,让她饶了自己,可是,却一点儿力气都没有,而那声音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渺茫................“吧嗒,吧嗒。”筱琪自责地低着头,默默地坐在清泽的床头边。~~…进入阅读>>

《十年一眠天下寂》·第8章: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导读:…第六天,她正睡得迷迷糊糊之时,忽听到外面吵吵嚷嚷,本想盖上被子再睡一会儿,没想到这一吵一嚷的,顿时让她没了睡意。闭着眼睛唤了几声辰砂和苍术,睁开眼却见只有苍术一个人在西苑。“苍术,辰砂呢”她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问道。“今日宋王殿下生辰,王爷赴宴去了。辰砂被大总~~认名字,你不觉得你很不讲理吗那些名册上字那么多,不少名字还是重复的,你故意想整我就直说。虽然我也只有一条小命,但我也不想被你随意在手中拿捏。我从树上掉下来,还说与你无关要不是你方才吓我,我能从树上掉下来吗”~~…进入阅读>>

《皇妃勾心斗帝》·第44章:绾青丝

导读:…发直的眼前晃了晃,她迷糊的点头接话,“想”“呵呵……”萧御琛好听的笑声响起,他把手放到她闹门前用绝对轻得不能再轻的力度推了下,“回去吧,别白白浪费了出宫的好机会。”水潋星从迷惑中惊醒,囧囧的摸摸被他按过的脑门,经他的提醒终于想起绿袖被悲伤过度的她不小心抛弃了。~~…进入阅读>>

《王爷,属下罪该万死》·第139章:一起睡觉觉!

导读:…睡得迷迷糊糊的苏颖,察觉到这一点后,眼眸不由微微一颤,有欲睁开眼的迹象。对于这一点,显然的,龙皓轩也是察觉到了。随即,手指一伸,便立刻点上了苏颖身上的穴道。随即,苏颖便沉沉入睡过去了。看着苏颖那乖巧酣睡的模样,龙皓轩嘴角慢~~气不好,不过,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或许,王爷是因为雾国的事情,所以心情不好了。”“恩,或许真的这样吧哎,总之阿颖你小心伺候王爷就好,也不知道,这一次,跟雾国打仗,要打多长时间呢……”说到这里,大虎脸上不由有些惆怅。虽说男儿志在四~~…进入阅读>>

大家都在看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那个流氓吻过我的唇
豪门通缉:邪魅总裁放过我
霸道总裁,请放手
情惑契丹王
贪吃王妃
权少的独家新娘
既生缘
倾世恋,宦妻传奇
皇妃勾心斗帝
漂亮妈咪帅情郎
十年一眠天下寂